再次见到浮月,见梦源这个样子

摘要:
人生路上有许多的故事,也有许多的感动,更有着许多的诱惑。在得意时,能不忘自我,坚持原则是每个人该有的定力。如果你在失意时,仍能经受得住外界的诱惑,掌握好人生的风向标,这才是真正的强大。往往有很多人,经

摘要:
云凉再次对着镜子仔细凝视裸露的身体,她看到了被压抑着的欲望,以及众多生命留下的痕迹。她在想,如何去安置这空无居所的肉体。她从来都是个随性的人。关上灯,回到卧室,赤裸着钻进被窝窗外有微弱的月光泻进来。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艾云急忙从经理室出来,见梦源这个样子,心里怜惜惜的。她不忍心看梦源痛楚,痛苦,她不忍所喜欢的人这样作践自己。艾云让人把梦源扶到了更衣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叫人把梦源带

人生路上有许多的故事,也有许多的感动,更有着许多的诱惑。在得意时,能不忘自我,坚持原则是每个人该有的定力。如果你在失意时,仍能经受得住外界的诱惑,掌握好人生的风向标,这才是真正的强大。往往有很多人,经历了多少风雨,却被一时的迷雾遮住了双眼,看不到回家的路。

云凉再次对着镜子仔细凝视裸露的身体,她看到了被压抑着的欲望,以及众多生命留下的痕迹。她在想,如何去安置这空无居所的肉体。她从来都是个随性的人。

爱情雨

李华便是这样的人,众多迷失归途中的一员。她在恐惧、痛苦、彷徨中挣扎着,对于自己今后的生活,她看不到一丝的光明。两年前经人介绍,她嫁给了邻村的赵光辉,和李华一样也是个大学生。两人在高中的时候就有些互相爱慕对方的意思。李华温柔端庄,美丽大方,赵光辉真诚质朴,阳光开朗。两年前,李华的父亲得了重病,多亏了赵家父母送去的八万块钱,救了李华父亲一命,这才促成了两家的亲事。婚后,赵光辉对李华十分的疼爱,几乎不让她干任何的家务,偶尔的打情骂俏给小两口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可就是这样一对外人看来很恩爱的家庭,却因为婚后一直没有孩子,让所有的幸福恩爱戛然而止。赵光辉的父母一直催促着小两口要孩子,在得知李华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育时,家里就开始闹得天翻地覆。其实,赵光辉一早就知道李华不能生育,但他爱李华胜过其他的一切,他们早就成立了统一战线
:没有孩子,我们一样能幸福快乐!可是,赵光辉忽视了他父母的感受以及老人强烈的抱孙子的愿望。在其他任何事情上都可以妥协,唯独孩子的问题上,老两口说什么也不依,非得让两人离婚。家里暂时呆不下去了,等到老人平静了再来讨论这些问题。简单的收拾完行李后,给父母留了封信,赵光辉带着李华踏上了南下创业之路。

关上灯,回到卧室,赤裸着钻进被窝窗外有微弱的月光泻进来。她想起了浮月。想他的温度,他的气息,他的灵魂。命运就像抛硬币,结局从来都是身不由己。浮月的出现,似是注定。

作者 北国红豆

下了火车,已是凌晨两点了,两人顾不上饥肠辘辘,匆忙找了个小旅馆暂时安顿了下来。第二天,赵光辉就去找他的大学同学江小北,也在这座城市,家里出资给他在市里开了个电脑专卖店。他和小北大学时是上下铺,关系很铁,属于那种只剩下一个馒头也要分给对方一半的好兄弟。说明了来意后,小北开着自己的车载着赵光辉在市区转了一圈,找了个环境、位置还算不错的地方,给赵光辉租下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并且已经预付了三个月的房租。赵光辉心里挺感激小北的,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的,有个人照应着,心里宽慰了许多。没几天,他和李华就搬进了新家。远离了家里琐事的纷争,父母的唠叨,两人心里都轻松了不少。搬进新家的第一天,赵光辉对李华说:“亲爱的,我一定会让你住上大房子的,相信我!”李华点点头。在她心里,在孩子问题上,赵光辉对自己的态度就早已让她打定了主意要和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同奋斗,一起遮风挡雨。当晚,两人在自己的新家相互依偎着,说了许多的心里话。

梦中,再次见到浮月。他已无身形,只有透明的灵魂。

艾云急忙从经理室出来,见梦源这个样子,心里怜惜惜的。

几天后,赵光辉在小北的店里开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其实,他也想自己另找份工作,无奈,初来这座城市,又没有多少经验,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小北就让他来自己的店里帮忙,按月结工资。一边让赵光辉先学习一些经验,等到有合适的工作再商议。小北在这一带人缘很好,谁家的电脑有个小问题,都去他的店里维修。赵光辉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对于这样的小问题,解决起来也是毫不费力的。由于赵光辉待人谦和,不管大小的问题他都很耐心的去解决,久而久之,终于也建立起来自己的小圈子,他的技术和为人受到了老顾客以及周围人的肯定,这些,小北都是看在眼里的。不久,小北将电脑采购以及销售的工作交给赵光辉来做。赵光辉有些受宠若惊,既然兄弟这么信任自己,那他就一定要将工作做好,不会让兄弟失望。当然,工作是辛苦的,要想将工作做好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为了能以最低价购进电脑,再以高价卖出获取利润,渐渐地,赵光辉开始了应酬。面对酒桌上各大企业的老总,他不得不敬酒、赔笑脸、说好话。突然,赵光辉发现酒桌上竟然有个熟人,他的大学同学王丹。那个时候王丹对赵光辉是死缠烂打,可硬是没把赵光辉追到手啊。赵光辉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没想到她也在这个城市。一番客套过后,两人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后来,自然是有王丹的帮忙,他的这笔生意也就顺理成章的做成了。

尘嚣纷扰的路上

她不忍心看梦源痛楚,痛苦,她不忍所喜欢的人这样作践自己。

累了一天,晚上回到家中,赵光辉完全的放松下来。他觉得只有在家里才是真实的自己,不用伪装,不用遮掩,不用戴着面具做人做事。李华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等着他回来一起享用。两个人欢声笑语间吃完了晚饭后,躺在床上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老婆,等有钱了,咱们自己也开个电脑专卖店,你来当老板娘怎么样?”赵光辉笑着望向李华。“好啊,我从来都没尝试过,你说当老板娘会是什么样子?到时候,我高兴了就开门营业,不高兴的话就关门睡觉。哼,谁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李华神气的说道,仿佛自己现在就已经当上了老板娘。“别人当然不能拿你怎么样,我的好老婆啊,你这样咱们早晚得关门。”“哈哈……”随着两人的嬉戏打闹,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悄悄地度过了。李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会让她措手不及,不留任何考虑的余地就将她和赵光辉的爱情推向了悬崖边,是去是留,是放手还是坚持,对她来说都是莫大的考验。

我们终于重逢

艾云让人把梦源扶到了更衣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叫人把梦源带到了一间高级的雅座里。她要了一瓶好酒,要了四个菜,就走进了雅座里。

毫无征兆的一天,李华的手机突然接到一条很奇怪的短信,“请速来玫瑰园1108室,你老公赵光辉的好戏马上就要开演了!”看完短信,她的脑子“轰”的一下,有些懵了。是恶作剧,一定是恶作剧,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她这么想着,也是这么期望的。可是,就算是有人在搞鬼,为什么会清楚的知道她老公的名字?她整个人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她决定去看看究竟。匆忙打上出租,一路上她都在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去?去了就是对自己老公的不信任。不去,又怕自己被欺骗。到了目的地,她下了车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还在做着思想斗争。突然,她的手机又响了一声,还是同一个号码:“再不进去,你会后悔的!”李华咬咬牙,她不敢去想之后的事情,只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是有人在考验他们。她这样想着,一步步朝1108室走来。只有她自己知道,从大门口到1108室的这几步路自己走得有多么沉重。刚走到1108的门口,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亲爱的,不是说好了要给我买前天看中的那条项链吗?什么时候买呀,亲爱的?”“买,一定买,那你是不是得先让我亲一个呢?”“去,讨厌!”这个男人的声音,也许别人听不出来,但在李华这里,却是再熟悉不过的,是与她朝夕相伴的赵光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天爷,求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此刻的李华,没有勇气敲开房门,她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逃离。逃到天涯海角,逃到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逃到没有赵光辉的地方。泪水早已打湿了她的双眼,她哭着跑回了家。回到家里,她把自己关起来,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还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哭了整整一下午,眼泪都快哭干了,她终于停止了哭泣,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她写了一封信给赵光辉,很简短的几句话,“我们分开吧,我要去远方寻找我自己的梦想,请别来找我!–华”当晚,李华就真的离开了,电话也关机了,就这样“失踪了”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赵光辉真的没有去寻找李华。李华从1108室的门前,哭着离开的那一刻,赵光辉就已经知道了事情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他的心很痛,比李华还痛。只有他自己知道,所有的错,所有的痛,都让他来承担,因为他深爱着李华,胜过爱他自己的生命。

我们用灵魂相拥

梦源换了身干衣服,头一直还嗡嗡直响,依然痴痴呆呆。他趴在桌上,心里仍然痛楚地想着伊萍。

时隔一年,李华的手机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号码是她这三百多天来,怎么也不能忘记的。一年前,就是这个号码,毁掉了她的幸福。她毫不犹豫的打开短信,“若想知道一年前1108室的事情真相,请十分钟后速来你公司对面的香岛咖啡厅。不来,你真的会后悔一辈子!”当李华看到“后悔一辈子”
这几个字时,不禁打了个冷颤。顾不得思考,她匆忙来到咖啡厅。刚到门口,看到有人在向她招手。可是她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还没等李华开口,对方说道:“赵光辉他很想你!”这次,该李华惊讶了。“你是谁?”李华口气生硬的说道。“还记得1108室里那个笑得很灿烂的女人吗?没错,我就是那个女人。”李华很气愤,她突然觉得很可笑,对方抢了自己的老公还这么理直气壮,反而觉得自己像是“小三”了。“你千万别误会,你慢慢听我和你解释……”.“我老公现在怎么样了,他在哪?快带我去!”李华几乎将对方从座位上拎起来,两人飞快的冲出了咖啡厅……

以确认生命的印记

艾云怜爱地看着梦源,她真替伊萍祝福,她有个这样痴情的男儿,可是伊萍却–.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李华几乎是没有合过眼。此刻,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立刻马上飞到赵光辉的身边。原来,一年前的事情,是赵光辉哀求他的同学王丹两人一起演了出戏。赵光辉偶然的一次体检却被告知患上了尿毒症,犹如晴天霹雳将他的梦劈的粉碎。挣扎痛苦了一番,很快,他便清醒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将会成为李华的负担,他给不了李华大房子,也不能帮李华实现当老板娘的愿望了,李华未来的生活会因为他而被拖累,甚至拖垮。他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请求王丹帮忙撒了一个“谎”.他单纯的以为,只要让李华相信是自己有了外遇,对感情不忠,导致他们感情破裂,这样的话,李华在今后的生活中就不会有愧疚感及压力了。但是,他错了,这三百多天对李华来说就是噩梦,不仅是因为她看到的假象,更多的是她对赵光辉,对自己丈夫的思念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更加强烈,终于让她意识到,她是多么的深爱着他,他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还好,这一切都不算晚,我当初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呢?我,我简直是糊涂了!”李华在心里自责着。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单凭一条短信就能让她对自己的老公失去信任,也许,爱的越深才会越在乎吧。李华感觉这十几个小时就像是几个世纪一样漫长。终于,车子停在了这个地方,她和赵光辉以前经常来的公园里。自从李华消失以后,赵光辉就经常独自坐在这里发呆。只是,眼前的这个人,你怎么变样了啊。“老公!”李华从后面抱住了坐在台阶上发呆的赵光辉,赵光辉很明显的瘦了,这让李华很心疼。两人相拥着痛哭流涕。站在身后的王丹早已忍不住落下了泪。她觉得自己的决定很正确,虽然赵光辉一再恳请自己不要将实情告诉李华,她在犹豫了很久后,觉得不该让两个人彼此都这么痛苦。于是决定一定要找到李华,告诉她一切。此刻,看着眼前的场景,王丹笑了笑转身离开了。过了很久,李华和赵光辉两人才松开。看着眼前的丈夫,李华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老公为了不拖累自己,竟然不惜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离开。她忽然明白了爱是伟大的,而她的男人更是伟大的。她已经想好了,不管未来的路有多坎坷,不管前面有多少风雨,她都将和眼前的这个人勇敢的去面对,无怨无悔。她的心里早已经被爱填满了,这种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升华为了亲情。此刻,她很肯定的对自己的老公温柔的说道:“老公,天黑了,请跟我回家!”

夜幕降临

“梦源–”艾云说话了

我们

“来,今天我请客。”说着她给梦源斟了一杯,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重又

梦源抬起头,痴呆呆地望着艾云。

蝺蝺独行

艾云看着梦源那痛苦的表情,心里痛痛的。

浮月,或许从来就只存在于她的梦中。云凉从来都不曾区分现实与幻梦。梦,是另一种现实。比如浮月,他是她的梦。可他也存在于现实之中,在特定时空与她灵魂交汇。他们彼此寻找,彼此认同。在很多时候,云凉都忽视了,浮月,只是一场梦。他是务虚与黑暗的化身,她从他的身上,看到自己身体深处所藏匿的恶魔。浮月,只是为了彻底唤醒她心中的兽。

“来,梦源,干杯。”说着,艾云就自己一口将一杯酒饮了下去。

“我们都有一个被自我禁锢的灵魂,等待着我们去释放”.这是浮月对她说过的话。他们都在年轻中老去。云凉知道,他们都是一样的人,纵使于茫茫人海中,她也能分辨出另一个自我。她知道,她能认出他。

立刻,艾云觉得嘴里热烘烘的,脸涨涨的,头嗡嗡直跳。

他们都是沉默孤独的人,在人生的戏剧中相逢,照面之后,又各自湮没在现实之中。

梦源端起了酒杯,一口也干了。

云凉不曾挽留浮月。他的灵魂在朝圣的路上,他是个虔诚的行者。她,懂他的沉默,懂他的追求,亦懂他的迷惘与虚无。两个灵魂相似的人,注定要走在不同的路上。暗夜中,浮月把她拥在怀中。没有言语,仅剩莫大的闃静。她在他怀中安然睡去。当她清醒之时,他早已离去。她像往日一样,淡漠,悠远,却在夜里静静的哭泣,直到天亮方睡。

她又斟上,他又干了。

“云凉,其实我们都想好好活着,就像那开在淤泥中的莲花一样,活出盛世的惊艳。可是我们,却总是被现实的车轮所碾压,被时空的运行所遗弃,最终于茫茫人海中,庸碌无为。若干年后,躯体溶于泥土,我们,存在的最后痕迹,也随之消失。我们,何曾真正存在于这莫大的时空中。云凉,我们,都是孤独无依的婴孩,找不到停靠的方向。在这个世间,蝺蝺独行”.浮月的话语,永远都带着伤感。他澄澈又深邃的眼神让她心疼。她知道生命从来就是身不由己。她无法安慰浮月,因为他们都对生命感到无所适从。他们都意识到生命的虚妄与荒诞。他们想努力找到生命的出口,却又无从下手。

她又斟上,他又干了。

在很早的时候,云凉就意识到生命的虚妄。因此,她对于死有着极度的恐惧。她常在想,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未曾降临于世。生命只有一次。而一次,就意味着无。生命自出生那天起便在消亡,直至死亡,一切回复到最原始的状态。可是,我们偏偏过于留恋这世间。爱恨嗔痴,一旦经历,我们便不想被时间抹去存在过的痕迹。她常常在想到死亡是感到颤栗。没有人明白,她有多想一直看着、经历着这个现实的世界。总有许多的问题没有答案。因为答案,似乎不存在于真实的时空之中。

她又斟上,他又端起了酒杯,但却被一双轻柔的小手按住了。

云凉想起,和浮月一起去敬老院看那些老人的场景。第一次这样赤裸裸地正视衰老,并由此照见死亡。她想逃避的东西,就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云凉很羡慕这些老人,因为他们都很平静、从容。她知道,这是一种莫大的恩赐。而这恩赐,与她无关。离开那些老人,云凉紧紧的抱住浮月,身体不断颤抖。浮月轻浮着她的发,柔声说道:“云凉,这就是生命,这是你所无法阻挡的衰老与死亡。它们时时刻刻都存在。生命如此短暂,你要学会把它过的漫长。,不要怕,你在活着,把这一生过完,此后的无知无觉与你无关”.可是浮月,人生一场大梦,你不是从来就知道的吗?你说过的,我们,于现实与梦境之间游走,早已将现实与梦境之间的界限推翻。我们,在白天重生,在夜间死去,这不是你说的吗?

“梦源,这杯酒我来喝。”

云凉早已看出浮月的双重人格,入世与遁世并生,乐观与悲观并存。他和她最大的不同是,她一直活在自己所构建的幻梦之中。而浮月,时而现实,时而虚幻。只有浮月在她身边时,她的灵魂才有所栖息。她懂她的软弱,懂她的特别。浮月走后,她在精神上成为一个孤苦无依的人。她游走于
众多男人之间,以求得肉体的欢愉,来懈怠活跃的思想。她从男人身上,看到了生命的另一面,狰狞,空洞,虚无,以及肮脏。她不予任何人付诸感情,感情,只属于灵魂,两个失散的灵魂,会在恰当的时机重逢。

“不,你不能–”

梦到深处,她看到鲜红的血,一汩一汩地流离浮月的身体。她看到他渐渐冰冷的身体,她看到他惨白的嘴唇,她看到他的灵魂一点一点飘离他的身体。她看到他像孩子一样慢慢闭上眼睛,她看的他微微上扬的嘴角,她看到他所做出的抉择。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对抗生命。以他的死亡。这是一场沉重的梦,云凉怎么也醒不过来。浮月的出现,从始至终,都只是一场梦。

“我能–”

生命是一次旅行

“你不懂–”

时而轻省

“我懂–”

时而沉重

艾云接过了梦源的酒杯,一饮而尽。梦源楞磕磕地望着艾云。

生命是一种仪式

艾云此时脸更烧更红了,眼有些发痴。她双手捧起了梦源的脸,痴情地看着。

而我们

“梦源,我喜欢你,喜欢你。真的,你整天的痛苦,忧伤,我知道你为谁,为了伊萍,可是伊萍走了,我知道你爱她。你痛苦,忧伤,整天的痛楚,不就是为了爱伊萍吗!”

往往敬畏不起

“梦源,伊萍现在走了,走得远远的,她不理解你,我理解你。真的,梦源。振作起来吧,梦源。我们有共同的志趣,我相信我们两个人一起会好起来的,前面的路很长,有我在你身边,我相信你会忘掉昔日那段难忘的恋情的。”

生命是虚与暗

“梦源,你听到了吗?”

是我们永远无法解开的谜题

艾云就这么大胆地表露着,就这么在自己的心爱男人面前倾诉着,似哀求,似恳求,似渴望。

生命,生,方为命

若我心魂无处停歇

任何使生为命

我们,始终在行走

有人陨落,有人重生

我们

如行尸走肉

早已失去气息

生命

从未得到过真正的敬畏

若无方向

便只能就此终结

我们

都在可怜而可悲的活着

云凉终于醒来,她分不清昼与夜,生与死,形与魂。若生是一场梦,她宁愿一直沉睡,梦叠梦,好过空嗟叹,这世间的种种飘零。她听到窗外的雨声,雨打芭蕉,是太过残忍的美。她起身,开灯,看到照片里的自己。儿时的自己,总是那么纯真,那么美好。浮月,这人世的虚与暗,是生命的本质。可是,我们总能像孩子那样有着天使般的微笑。这也是生命的馈赠,不是吗?

浮月,生命的故事从来都没有结局。

浮月,我们的命运从来都是注定。

浮月,生命的终结与我们无关,我们只关乎于现实。

云虚月暗,浮月,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活着。

浮月,我们,都在行走,并不断重生。

浮月,我们的故事从未开始。

从未终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