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论坛上发表了一篇怀念小狗笨笨的文章,北国红豆门开了

摘要:
美的就像花仙子毅峰谷雨是在上初一的时候,和王海哲在学校设在网络里的论坛里认识的。那段时间,谷雨家里的小狗病死了,谷雨挺难过,就在论坛上发表了一篇怀念小狗笨笨的文章。王海哲是第一个回贴的。后来,王海哲

摘要:
二千五百年前,传说有两个神奇的黑影人:一个叫老颠,另一个叫阿颠。据说他们就是神话般的世外高人。谁知这神话竟不胫而走,传的神乎其神,如此以来越发想象,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流传着神仙,神人之谓也。常言道:祭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门开了,一位二十几岁的姑娘钻出了车厢。这个姑娘站在梦源的背后,看着梦源痛楚的表情,心紧紧的,内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梦源–梦源回过身来,原来是艾云,他冲艾云友好地笑了笑

美的就像花仙子

二千五百年前,传说有两个神奇的黑影人:一个叫老颠,另一个叫阿颠。据说他们就是神话般的世外高人。谁知这神话竟不胫而走,传的神乎其神,如此以来越发想象,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流传着神仙,神人之谓也。

爱情雨

毅峰

常言道:祭神如神在。可惜,谁见过真神?现实倒是人模狗样,鬼话联篇,哪里分辨神或不神。如若品得几分兴致,自然博得雅趣,不防暂且听听,略敬之意。

作者 北国红豆

谷雨是在上初一的时候,和王海哲在学校设在网络里的论坛里认识的。那段时间,谷雨家里的小狗病死了,谷雨挺难过,就在论坛上发表了一篇怀念小狗“笨笨”的文章。王海哲是第一个回贴的。后来,王海哲对谷雨说,他之所以回贴,是因为他家也养过一条狗,狗的名字也叫“笨笨”.

明月高悬,天空清朗。有一日,一渔夫捕鱼甚晚,尚且未归。突然鱼网被河中什物所挂,渔夫手忙脚乱一阵,仍不知所措。渔夫大失所望,叫苦不迭。此时凉风习习,夜深人静,哪里还有人帮助。渔夫无奈之下,卷起裤腿,不曾言语,纵身跳进河里,捞、扯、拽、挑、谁知那网竟纹丝不动。渔夫颇费工夫,终于无计可施。明明如月,夜凉如水。正在这时,忽然一道天光划破水面,似有雷声轰隆,和风细雨之兆。不一会儿,云消雨霁,光彩夺目的天堂御室出现在眼前。渔夫不禁大吃一惊,慌忙上岸,却哪里肯寻得来时去路。居然如同槁木,呆立不前。一阵欢声笑语惊醒了梦中人,渔夫赶紧寻声走去,欲看究竟。欲知所以然,且往下走。渔夫走了不到半个时辰,觉得天色渐渐亮起来,四周尚无异样。渔夫一边走,一边郁闷,心里琢磨我何曾来过这个地方。这到底是何去处?况且这里也无甚乐趣,好不自在啊!私下一想,索性继续往里走,看要看个门道。就这样,他不知不觉的走到一个地方。乍看去,地方不大,有山有水,倒是和现在的公园有几分相像。渔夫再看时,已换了颜色,仿佛一切都像藏在画间。一年四季,春去春又来。渔夫不禁赞叹,真是天涯海角,人间极致。人影一愰,只见有两人在谈笑风生,好不快乐。渔夫心里想,这番天地,不似神仙,胜似神仙。他走近一看,原来是俩老者正摆弄面前的一盘棋子。渔夫好生奇怪,此时此刻人皆睡定,为何还落此两人不睡。渔夫不待往下想,便上前施礼道:请问老人家尊姓大名?只见年龄稍长的老者手捻须髯答道我等本无名,世人叫我老颠,对面的这是我师弟阿颠。你既然已知我等姓名,尽可言人。老人说完重又下棋。看着两位老人悠然自得,心无俗念的下棋,渔夫的心中似无羁绊,了无牵挂。他已经将凡尘看淡,隐约羽化登仙。渔夫正在出神的一瞬,又是一年春来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渔夫的心中早已开化许多,晓畅许多。原来世间另有妙境。善哉,善哉!

门开了,一位二十几岁的姑娘钻出了车厢。

最初,他们也就是在贴子上互相留个言,问声最近过的好不好,开心不开心什么的。也不知是哪一天,王海哲把自己的QQ号给了谷雨。谷雨打开一看,当时就被逗笑了,王海哲的QQ名居然是叫“上街带个勺”后来,他们在网上经常碰到,碰到了便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几句,当然是越聊越开心。渐渐地,像是约好了似的,一到星期天的下午,他们都准会在四点钟打开QQ.他们聊天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国际形势了,娱乐动态了,当然,有时也难免一块骂骂他们的校长,教导主任,体育老师以及各自班级里自已看不惯的某些个同学等等

当时,这棋下的难解难分。哇噻!真是厉害。精彩,精彩,渔夫不禁连连喝彩,没想到,竟被老颠训斥一痛。

这个姑娘站在梦源的背后,看着梦源痛楚的表情,心紧紧的,内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

像所有上网聊天的男孩女孩一样,聊得时间久了,自然就想到了视频。况且,王海哲还总是不停地吹嘘自已是怎样怎样的帅气,怎样怎样的人见人爱。“哟!听说过厚脸皮的芙蓉姐姐,这咋还又来了个不要脸的芙蓉哥哥呢,行了,你就鼓足了劲吹吧,反正吹牛也不上税。”谷雨发过去一个鬼脸,不相信地说“我才不吹呢。”王海哲发回来一个受了委屈的脸。“不信让你看看,不过,我可得先说好,别见我帅,你就连命都不要的追求我,在我们老家的农村里,可已经给我定下了娃娃亲了,俺那小媳妇叫二丫头”于是,他们约好一起打开视频,一起让对方看。结果,谷雨耍了个小聪明,把一个玩具熊放到了视频前,气得王海哲直翻白眼

渔夫忽然一惊,哎呀!我—我怎么忘记了事,我的渔具忘收了。他转身往外就跑,一直跑到了河岸上,三下五下收拾停当,正要回去。他抬头遥望,只觉得好陌生,一片荒芜,漫天阴霾,繁星朗月,早已不知所向。
他惊乎自己已入天堂,他恍惚尚活着。然而刚才权作一场美梦,转眼间已化为一片黑影。渔夫匆忙赶回家里,殊不知已经五百年矣!家人哪里还在啊!

“梦源–”

这是谷雨第一次见到王海哲。王海哲真的很帅,是特别阳光的那种帅。十三岁的谷雨平生第一次为了一个男孩子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从此以后,渔夫的后人就把这个故事流传下来,当作奇事称颂。黑影人的故事就有了眉目和行动的事实。时已天定,吾辈中人只有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即是,须知物极必反的道理。

梦源回过身来,原来是艾云,他冲艾云友好地笑了笑。

那天,王海哲还告诉谷雨说,自已是在初二三班。并问谷雨上初几了,是哪个班的?

既话端的,凡事是是而非,较非寻常。

“你来了–艾云”梦源道

“你不知道吗?我是你们班的谷老师。”打完这行字,看到王海哲再一次翻起了白眼,谷雨开心地笑了……

“从这过见你–”艾云顿了顿。

谷雨是个活泼但又有些任的女孩儿,她很漂亮,这一点她自已在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了,因为那时候,总会有些叔叔阿姨摸着她的小脸说:“瞧这个小姑娘,多好看呀,长大了总是个大明星。”

“奥–”梦源嘘了一声。

谷雨不想当明星,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出色的医生。这倒不是因为自已的爸爸妈妈都是医生的缘故,这其实来缘于她小时候的一次记忆

“上车吧–”

小学二年级的暑假,爸爸妈妈带谷雨回老家去看奶奶,在火车上,一个小弟弟忽然得了病,那难受的样子像是马上就要死去了似地。正是由于爸爸妈妈及时为他做了治疗,才使他脱离了危险。当时,爸爸妈妈真像是电视里演的那些个救命菩萨,全车厢的人都在为他们鼓掌。那个情景给谷雨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她也为自已能是他们的女儿而骄傲。

“不了–”

但是做医生可不像当名星,要有很深的学问才行,最起码,谷雨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即便是现在,爸爸还在读博士。妈妈说,爸爸读完了,她也要去读的。

“哎,还是上车吧–”梦源被艾云硬拖着上了车。

谷雨学习很刻苦,成绩自然就好,是个从不用爸爸妈妈操心的乖乖女。不过,谷雨也有她自已的苦恼,总觉得自已很孤单。每当去同学家玩,看到同学一家围坐在一起看电视,一起吃饭,一起说说笑笑的欢快样子,心里总会很羡慕。自已的爸爸妈妈总是忙呀忙的,忙完了工作忙学习,读完了硕士读博士,从来没有时间和自已交流。以前,小狗“笨笨‘”活着的时候,自已好歹还算有个伴,现在惨了,伴也死了,这样,是网和王海哲聊天便成了她每周都期待的事了。

艾云开着车,车开得飞快,飞快。她快速地打着方向盘,左转转右转转,许多辆车都被落在了后面。

那次视频之后,谷雨经常在学校里碰到王海哲。在谷雨看来,王海哲比在视频里可要帅的多。

“艾云你–”

王海哲显然不认识谷雨,每当擦肩而过的时候,谷雨总会有一种窥探了别人隐私后的快感。

没有回声,车依旧如飞。

“星期一你穿了双红颜色的’李宁‘对吧,谁给你买的呀?真难看,还好意思穿出来,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显眼,也总该知道什么叫做丢人吧。”

梦源怎么能知道姑娘此时的心情呢?

“星期四下午你打蓝球了吧?打完了还抽烟,小样吧,你以为你叼根烟,别人就把你当成大人了?德性!还有,你抢拦板的动作也太不专业、太吓人了吧,就像是个没有前途的抢劫犯。哈哈。”

艾云爱梦源,可是这份感情又不能爆发出来,她使着小性,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尽情地袒露着,表白着。

王海哲被气得一个劲地翻白眼:“靠!你是联邦调查局还是中央情报局呀?你这个讨厌的大丑女。”

那飞快的车轮,不正表明艾云那跳动的心 在痛苦的回旋,回旋。

由于谷雨坚决不让王海哲在视频里看自已,所以王海哲肯定谷雨是个见不得人的大丑女。“有本事就让我看看你,没事的,不管你有多丑,我都能挺住的,就当是我大白天遇到鬼了还不行吗?”

那左转右转的方向盘,不正表达了艾云那纯真少女的感情吗?

十四岁生日那天,谷雨在学校门见到了王海哲。当时正是放学的时候,王海哲手里捧着一把“香水百合”,有些焦急地在人群中张望着。谷雨笑了一下,心里想:下次上网的时候又可以有话损他了,你那花是送给谁的呀?是不是你家村里的那个傻媳妇二丫头进城了呀?

胸中的苦闷,心中的爱恋,全在这一刻表白着,抒发着。

“大丑女。”

艾云眼望着前方,车速依然一加再加,车简直要飞了。

王海哲这样喊的时候,谷雨并没有意识到他是在叫自已,依旧低走自已的路,想着自已的调皮和快乐。

“艾云,你疯了–”

“大丑女,哎!叫你呢,谷雨。”

梦源说着就夺艾云的方向盘,车吱的一声停了。

“”啊?“谷雨吃惊地回过头去。她看见王海哲正一脸坏笑地站在她的身后。王海哲把花递了过来:”送给你的,生日快乐,你说过你喜欢香水百合的香味,所以就买了这个。噢对了,本来是想给你买珠宝的,嘿嘿,可是没钱。“

艾云呆呆地坐在座上,眼望着前面一个翠绿的山岗,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谷雨觉得自已睡觉一向很老实,从不做梦的,可今天这是怎么了?她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不不,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你狠狠掐我一下行吗,我想我肯定是在做梦。“这次王海哲没有再翻白眼,而是笑岔了气。

此时的艾云是苦是闷是悲是喜,她分不清分不清。

那一把花给谷雨带来了很多的感动,实际上,从小到大,爸爸妈妈从来就没有为她过过生日,她也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人给予她的礼物。

“艾云你–”

也正是从那天起,谷雨和王海哲从网络里的朋友成为了现实中的朋友,并且还是好朋友。他们上学一块来,放学一起走。上学来的时候,他们往往走得很快,一副快要迟到的样子。放学呢,则慢慢地,有点像是挪了。

“梦源–”艾云叫了一声,趴在车盘上呜呜地哭了。

谷雨经常把爸爸妈妈给她买的好吃的好玩的东西送给王海哲。王海哲也时不时地为谷雨拿来些她所喜欢的明星卡,玩具小狗小熊什么的。

“艾云,艾云–”梦源叫着

她们在一起是开心快乐的。他们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整天鸡毛蒜皮蒜皮鸡毛的。他们也吵架,但王海哲总会让着谷雨,这使得谷雨觉得王海哲像个哥哥一样的可亲。

艾云抬起了头,瞅着梦源。

一开始,谷雨并没有意识到班里的那些流言,也并没有意识到这流言会给她的学习生活都带来些什么样的影响,会有多么的可怕。

“梦源,假如有一个姑娘喜欢你,你会怎么想?”

找她谈话的是班主任刘老师:”谷雨呀,你是班干部,早恋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你身上呀。“”早恋,我没早恋呀,我和谁早恋了?“谷雨很奇怪刘老师为什么会这样批评她。”那你和初二的那个男生是怎么回事?“”啊,您说王海哲呀,我们是网友。“”谷雨呀,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不撒谎的好孩子,既然是网友,那你们就去网上聊呀,在校园里勾肩搭背的像个什么样子?况且说了,交网友也不应该呀,你才多大,上网是让你学习的,不是让你交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朋友的,你说对吧。“.

“你问这个干啥–?”

从刘老师的办公室里走出来,谷雨觉得很委屈,她无法接受那些批评,自已什么时候和王海哲勾肩搭背了?自已又什么时候和王海哲谈恋爱了?这都法制社会了,你当老师的凭什么可以信口开合胡说八道污辱人呢,哼!正独自生气呢,偏偏碰到王海哲来找她,这下好了,她正好把那些个无名火都发到了王海哲身上。”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在学校里也不许和我说话,你听到了没有?咱俩是网友,只能在网上见。不行,这也不行,网上也不能见,咱俩压根就不认识。“没缘由地挨了顿骂,王海哲也生气了。”好好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不认识就不认识,谁怕谁呀。“

“我要问–”

互不理睬的日子其实也就坚持了一个多月。又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打开了QQ,看到对方在线,就都又点了视频。他们对望着,都摆出了一副清高的镇静。半个小时过去了,谷雨终于忍不住了,她发过去一个鬼脸。看到鬼脸,王海哲胜利般地笑了,他飞快地回过来一句话:”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哪能呀,我那天对你太凶了,对不起,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我不生你的气的,你是我的好妹妹呀,说实话,自从我们家狗死了之后,我也就是和你最亲了。“”你去死,讨厌。“

“艾云,你也知道我爱伊萍,我为她痛苦,为她欢乐。可是她走了,走到,走到–”

他们又和好如了,只是在学校里他们依旧不说话,就像不认识似的。他们又回到了以前做网友时的日子。时间在快乐中不知不觉飞快地过去,有一天,一位患者给谷雨的爸爸送了些南方的水果。在我们所居住的这痤北方城市里,这无疑是昂贵并稀罕的了,谷雨很想和王海哲一块儿分享。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天里,他们相约去了公园。去之前,他们说好,他们只是为了去吃那些水果。吃完水果,聊了会儿天,王海哲坚持要请谷雨去吃肯德基,他的理由是他可不能白吃谷雨的水果。倒霉就倒在了吃肯德基上。谷雨的那位班主任刘老师偏偏正带着还上幼儿园的儿子在吃汉堡包。看到谷雨和王海哲坐在那里眉飞色舞地喝着可乐,她觉得她有责任管管这个学生。”这回让我逮住了吧,还有什么好说的,知道屡教不改是什么意思吧?“”驴叫要是能改了,那它还就不叫驴了。“谷雨错误的以为老师在跟踪自已,她那任性的坏脾气上来了,所以极不礼貌地顶撞起来。

梦源沉默了,艾云心里紧紧的,梦源心里没有她艾云,还是那个伊萍。她吁了口气心里绞痛绞痛的。

于是谷雨的妈妈被请到了学校。天知道老师和妈妈都说了些什么,回到家的时候,妈妈脸上的颜居然是绿的。”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说吧,你在学校里都干了什么好事?你说说你才多大呀,啊?“本来谷雨已做好了解释的准备,毕竟自已光明正大理不亏。可妈妈开口就骂自已是个不要脸的东西,这可让谷雨受不了啦。谷雨开始哭闹了,妈妈说一句,她有两句三句在那儿等着。母女俩越吵越厉害。爸爸先是向着谷雨说妈妈的不对,哪有你这样随随便便怀疑自已女儿清白的妈呢?没想到妈妈却不干了,推开窗子就要跳楼。没办法,爸爸又只能向着妈妈说谷雨的不对,有你这样没礼貌的女儿吗?怎么能和妈妈这样说话呢?谷雨也不干了,拧开一瓶去痛片就往嘴里送。家里连喊带叫地乱成了一锅粥,直到邻居打了110,招来了警察,才算是平息下来。

“梦源,前面再拐一个弯,就到你家了,我就不送你了–”

谷雨转学了。爸爸主要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尽量让女儿离王海哲远一点,虽然谷雨赌咒发誓说他们的关系只是网友,绝对没有早恋,但还是防患于未燃的好。另外的原因是,谷雨和班主任刘老师的关系搞得非常僵,爸爸觉得再这样发展下去,可能会对自已的女儿不利,人家毕竟是老师呀。

“奥–”

谷雨并没有把转学的事告诉王海哲,她再一次怨恨起了王海哲。是呀,正是由于他,自已才和妈妈吵得死去活来的。也正是由于他,爸爸才被110的那个小警察训得像个三孙子似的。谷雨还把王海哲的QQ拉进了黑名单。

梦源下了车,“艾云,你就不到我那去了吗?”

转学后不久,谷雨的爸爸随同一个医疗援助队去了非洲。妈妈依旧很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的。新的学校,新的环境并没有给谷雨带来更多的新的快乐,相反,她倒是觉得失去了些什么。在写完作业独自一个看电视的时候,她总会不自觉地想起王海哲,想起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她甚至都不愿意过星期天了,因为那是他们相约上网的日子。

“不去了–”

谷雨迷恋上了网络。她在网上结识了好多新的网友。只是她从不和任何一个网友见面,也从不和他们视频。有一天,谷雨在电视里看到一些专家在那里聊网络给青少年带来的危害,听了一会儿,谷雨笑了,觉得真是扯淡,这样的问题你们应该让我们学生来讲呀,我们才最有发言权呢。谷雨认为自已之所以上网,完全是太孤单的缘故,爸爸在国外,妈妈又那么忙,家里总是只有她一个人。养了条小狗吧,还病死了,哎!好不容易认识了王海哲,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处处让着自已的坏脾气,又能谈得来的好朋友,可大人们偏又说你是在谈恋爱。谷雨曾看过一部电视剧,叫做《东北一家》。谷雨想,要是自已也生活在那样的一个家庭里面,她是肯定不会去上网的,家里天天吵吵闹闹的,开心死了。

吱的一声,红轿车唰的一下子,一个漂亮的掉头,飞快地开跑了。

谷雨的学习绩开始下降,这让她的妈妈很是着急,她去了学校。可老师却说谷雨表现的不错呀,不说不笑的,也不乱交朋友,挺好的。”不对呀。“妈妈对老师说:”不瞒你说,那孩子小时候是在奶奶家长大的,既任性又淘气,和老师顶个嘴呀,伶牙俐齿地数落个同学呀,活泼着呢,这怎么忽然就不说话了呢?奇怪。“妈妈觉得谷雨一定是心里有毛病了,有必要去找个心理医生了。

只有谷雨知道自已学习下降的真正原因,当然是电脑。最近,她又喜欢上了一款新的游戏,她在这款新的游戏中找到了新的快乐,并因此而充实。

就这样,一年糊里糊涂地很快就过去了,谷雨15岁了。生日那天,她再一次见到了王海哲。依旧是在放学的时候。依旧是在学校门口。王海哲手里捧着的依旧是一把香水百合。还是那样一脸坏坏的笑。这一次谷雨并没有吃惊,只不过她那灿烂的笑脸上全是眼泪

那天,谷雨对妈妈撒了谎:”妈妈,我今天不回家吃晚饭行吗?我们班里的同学要为我过生日呢。“王海哲请谷雨去吃小火锅。将近一年没见面了,他们都有了些微小的变化,都长高了些,也似乎都成熟了些。他们原以为会有很多的话要说,可又说不出口。两个人就那么相互看着,嘿嘿嘿地傻笑着。

从那天起,他们又开始小心翼翼地交往起来,由于王海哲是初三的学生,眼看就要中考,家里已不再允许他上网了,甚至都不让他打电话,所以他们便写起了信。信中在通报完彼此的学习、生活之后,他们也试探地写些思念的句子。终于,在一封信中,王海哲开始要谷雨的相片了。他在信中开玩笑地说:我最近一学习就想睡觉,能不能把你瞪眼睛骂人的照片寄给我一张,我准备把它贴在床边,那样,只要我一去睡觉,就会看到一个大丑女在瞪我,我一怕,就又可以去学习了。”你去死!“回完了信,谷雨还真的特意瞪大了眼睛去照了几张大头贴。她也想要王海哲的照片了,她在信中说:把你的照片也寄给我一张吧,这些天我正在减肥呢,我会把你的尊容贴在卫生间里,只要我肚子一饿,就跑去看看你,一恶心,就不用再吃饭了。想像着王海哲翻白眼的滑稽样子,谷雨开心地笑了。

谷雨孤单的日子结束了,她再一次阳光灿烂起来。她的学习成绩逐步在提高。在班级里,她也变得越来越活泼,她还报名参加了学校的话剧团,并在一部小话剧里成功的扮演了嫦娥。

同样没有人知道谷雨这次改变的真正原因,她固守着一个秘密,这秘密对她而言是那样的幸褔,并给了她无穷的动力。

又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当王海哲的妈妈,拿着谷雨写给王海哲的那些信及相片去医院找到谷雨妈妈的时候,谷雨正在给王海哲写回信。王海哲来信对谷雨说,他今年不打算考高中了,这样,明年他就可以和谷雨一块儿参加中考,弄好了,他们就可以是同班同学了。谷雨在回信中对王海哲说这可不行,你爸爸肯定不会同意的。想了一想,谷雨又说:”要不这样吧,我来好好努力,高二的时候我就和你一起参加高考,我保证考上,这样,我们不就可以一起大学了吗?

找到谷雨的妈妈后,王海哲的妈妈显得很是激动,也很是生气,话说得就重了点,也难听了点。谷雨的妈妈先是压住怒火听着,后来实在忍不住就和她吵了起来。她可不能容忍王海哲的妈妈对自已的女儿进行污蔑。可同时,她又对自已的女儿这样的不听话而伤心。

王海哲的妈妈被医院的同事劝走之后,心烦意乱的谷雨妈妈却出了医疗事故,她把给病人的药发错了。当把那位吃错了药的患者从病危之中抢救过来之后,谷雨的妈妈却再也坚持不住了,昏倒在病房里。

本来,对谷雨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好日子。她还在回信中和王海哲商量,要他和自已一起报考医学院,最好是军医大,因为她喜欢那穿上军装后的飒爽英姿。

那天,谷雨还破天慌地睡了一小会儿午觉。她一定也做了个梦,梦中的主公也一定是那个叫做王海哲的男孩。因为睡梦中的谷雨笑得是那样的甜美和满足。

谷雨是被妈妈的同事叫到医院去的。

当谷雨在病房里看到正在输液的妈妈的时候,她的心都要碎了。妈妈看上去是那样的疲惫,又是那样的无助。谷雨哭了。谷雨再一次肯定了自已的所有行为都是错误的,自已是个有罪的人。可问题是自已到底错在哪儿了呀?谷雨也再一次茫了。

躺在病床上的妈妈闭着眼睛,脸色苍白。谷雨并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才好。她倒了一杯水,端到床边。可妈妈却抬手把水杯打翻在地,并让她滚开,说不想再见她,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她了。

那天,谷雨自已也不知道是怎样爬到医院门诊大楼的楼顶上去的。她站得是那样的高,天又是那样的低、那样的蓝,那样的干净和纯粹。她从来也没有发现过天居然会是这样的好看,云居然会是这样的轻盈,风居然会是这样的柔和……她都有些看呆了。她忽然笑了,因为她看见太阳正远远地望着她,那太阳,那太阳居然像个汉堡包,哈哈。

那天,我们这痤城市里的好多人,都目睹了谷雨在高高的楼顶跳来蹦去像天使似地欢快样子。后来,他们都婉惜地说,那个跳楼的女孩儿,美的就像花仙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