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主人从中获取每头小猪2元的主人钿,世人皆想探知我的模样

摘要:
每逢白殿集市日,总是有这么一个人坐在牛肉店的最引人注目的位置,一边喝着酒一边和同桌的酒友们天南地北的瞎聊。他,中等身材,大平头,头发有点斑白,一张国字脸红得发亮。此人便是酒爷。酒爷,谁也不知道他能喝

摘要:
一弦凄,曲孤寂,月光相随,芳踪寻与定佳期,仿若前世层相遇冰冷的气息在夜里显得异常,湖水上映衬出凄凄的月光,仿佛在这里是一个令人勾起会议的地方。在湖上的小桥头上,有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在湖边捧起湖水,

摘要:
我在梦里无数次的幻想,我的前生会以何种方式化人。是如童子一般静坐于莲心之中,双眸微闭,静默自持。亦或是袅袅白衣如炊烟,足踏莲花自远方缓缓而来。世人皆想探知我的模样,我自己心中又何尝不是被这个问题久久地

每逢白殿集市日,总是有这么一个人坐在牛肉店的最引人注目的位置,一边喝着酒一边和同桌的酒友们天南地北的瞎聊。他,中等身材,大平头,头发有点斑白,一张国字脸红得发亮。此人便是酒爷。

一弦凄,曲孤寂,月光相随,芳踪寻与定佳期,仿若前世层相遇

我在梦里无数次的幻想,我的前生会以何种方式化人。是如童子一般静坐于莲心之中,双眸微闭,静默自持。亦或是袅袅白衣如炊烟,足踏莲花自远方缓缓而来。世人皆想探知我的模样,我自己心中又何尝不是被这个问题久久地困扰着。

酒爷,谁也不知道他能喝多少酒,只知道他早上早早来到这里一直喝到日落西山集市散了店老板要关门打烊了,他才起身回家。他什么酒都喝,但最最喜欢的还是天台本地人做的红曲糯米酒。当地人叫红酒。酒爷父母去世得早,他十二岁就开始砍柴卖柴,没有老婆家小,一个人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白殿集市成立了树行,他就做贩树买卖。后来树行取消立了猪行,他就做起小猪主人的轻松活儿。小猪主人,意思就是小猪买卖的中见人。由中见人裁截小猪买卖价格,买卖双方愿意成交,这笔生意就算做成。小猪主人从中获取每头小猪2元的主人钿。这2元买卖双方各出1元。到后来猪行也取消了,他就帮人做媒当月老。酒爷不仅喝酒厉害,而且这张嘴也厉害。他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能把方的说成圆的。就凭这张巧嘴,他做一行好一行,得心应手。只要他做媒的,没有不成功的。一个媒做成,少则上千,多则二三千不等。反正随主人客气,但太少主人是拿不出手的。酒爷真是生财有道。

冰冷的气息在夜里显得异常,湖水上映衬出凄凄的月光,仿佛在这里是一个令人勾起会议的地方。

昔人已乘黄鹤去,音容笑貌渺难求

酒爷的一盏酒落肚了,他随手拿起一双筷子,伸到一盘熟牛肉中,挟起一块放到配有粉盐、辣椒粉的小碟中一拌,然后塞进嘴里慢慢地咀嚼了起来。在当地好多人都这样吃。酒光了,自然有人会给他满上的。正巧,酒爷又来生意了。他看见老丁走进店里,愁眉不展。他就问:“老丁!长久没看着你了,你可好?”老丁说:“我自己倒没什么,就是操心我那宝贝儿子,年纪一大把了还没个对象。酒爷。”酒爷一听,笑了笑:“哈哈,这有什么难办,包在我身上好了。左溪岙里有个姑娘,人很漂亮,也很贤惠,就是喜欢挑来挑去。结果把自己的年龄挑大了。我去说说看。哦,你儿子也有三十了吧,那姑娘也正好三十。同岁。不过,事成后,介绍费还是要给的。”老丁连连点头:“那是那是。”没想到这门婚事真的做成了。三个月后,老丁给他送了个大红包,酒爷细细数了数,整整三千元那,可以够花一阵子了。

在湖上的小桥头上,有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在湖边捧起湖水,不断擦拭手中的黑色剑。耳边只是不时的响起风声。

关于我的记忆最早可能要追溯到唐朝长安元年,也就是武则天执政后期的公元701年,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一个传奇人物,不是诗人,也不是千古奇才。他和其他的唐朝人一样,是一个不着边际的人物,一个模糊的故事,甚至他只是一个孩子。

每到市散人空,酒爷才摇晃晃走着醉步回家。一路上唱着红高粱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头啊,通天大路……”酒爷,就是这样豪爽,潇潇洒洒。

除了月光,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东西,夜里的气息也使身上冷的刺骨。

个子不高,别人说他身不满七尺,也就一米七左右。所以在诗文里经常说:

再后来,酒爷年纪也大了。做媒的生意也渐渐地少了,上白殿赶集的次数也渐渐地少了,喝酒的次数也渐渐地少了。所谓的酒友,也只不过是酒肉朋友,有酒有肉是朋友,没有了酒肉,什么都不是。形同陌路。老了,什么都不如以前了。酒爷,没有积蓄。钱,都花完了。只能靠养老金度日了。唯一留下的:一间破屋、一张床、一个炉灶、一口水缸,别的一无所有。

但,这一切在令这个男子熟视无睹,他一遍擦拭着剑,一边不时的用眼角向远处眺望,仿佛等待这什么……

虽长不满七尺,而新雄万夫。

酒爷走了,他悄情地走了。酒爷的名声也渐渐地被人遗忘。也没有人会提到酒爷这两个字。唉……(全文完〉

忽然,他停止住了手中的动作,从桥头站起身来,将黑剑重新插回剑鞘内,看着前方的湖面多了一点烛光,仿佛在随风摆动,风稍微强一点,就会熄灭一般。

但是他的眼睛特别有神,我再一次见到白鹤,飞在行云之上,它的同伴不见了,看起来如此孤单落寂,我问它,是否能载我同行。它弯下纤细的脖颈,自羽扇翻迁而落,我在想,若此时手中有一只玉笛,为它吹起一曲情歌,它是否能重拾曾经的高傲与柔情?

烛光愈行愈近,随着微风拂过,也看清是一条游船……

年轻时,我觅得一知己,他是一位诗人–魏颢。他说他很崇拜我,曾经跑了三千多里,就为的去找我,见上一面,当时我很感动,当然还有一番别的滋味在心头,他曾形容我:

在其船舱中,一袭青色的身影处在烛光之中,仿若青莲沐光初淀,韵婷得不似人间,垂落在衣袖往上,是浓墨轻蜿的云鬓,以及精致的面孔。

“眸子炯然,哆如饿虎;

她目光紧缩,一双纤纤玉手开始在一张古琴弹奏,弦律时快时慢,缓慢中且又轻柔,仿若一朵花安静地等待,却由于因果而错过了因缘,也只有陌上花才懂得等待。

或是束带,风流蕴藉”

曲中弥漫着一丝淡淡的愁绪,体悟到哀伤的含义。

就说这人长得眼睛炯炯有神,张嘴的时候像饿虎一样,发威的时候有下山猛虎一样的气势,有的时候,穿戴整齐点,腰里系跟带子,头上挣着头巾,看上去斯斯文文像个知识分子,比较文静。

曲散游离叹前夕,回首空悟孤人意。

其实,我对穿戴一点也不讲究,这些细节就连我自己也没曾注意到。我原以为,有一天,我能为天下劳苦大众出一份子力气,到头来,那只不过是一场梦,在梦里我见到了传说中的莲花生。我问它,它言:心中有我便是我,坚持本色。我却不以为然。再后来,我也不再梦见他,我想:这大概是心中无它了吧!

望怡梅情空折柳,烟波莫问叹心愁?

我最喜欢言谈,四处结交好友,我觉得畅谈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我深深地记得好友崔宗之的同一诗里就说:

待此曲终,船头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漓儿,早些休息,不可再奏曲了。”

“清论既抵掌,玄谈又绝倒;

青衣女子道:“嗯,赤伯。”

分明楚汉事,历历王霸道。”

她将身旁的白燕剑放到枕边,随后吹灭了烛火。

这是说我爱发议论,能谈哲学,熟悉汉高祖楚霸王那样的历史故事,又能谈一套政治理论。那一年,一个本家弟弟李曾经醉中问我:

待一个时辰之后,赤伯苍老的声音又在船头出现:“咳咳,今世你们注定是早相见的,至于是劫难还是一场造化也只有上天说了算了…”

“哥哥的五脏都是绣花缎吗?要不,为什么开口就说得那样漂亮,下笔就那样哗哗不止呢?”

而与此同时,桥头上的白衣男子站起身来,目送游船一直到烛光消失,他一直安静的坐在冰冷的桥头,等待的便是此音。

我也大笑,自己承认了。

因为他便是因寻此曲音而来的。

我呢?喜欢穿紫袍子。曾经在金陵,把自己的紫皮袍拿去换酒,

一次机缘,他在此处听到这首琴音,琴音透露出的惆怅使他心底一震,如同知己一般弹出了心里的凄意,而后每天都会如此。

“解我紫绮裘,且换金陵酒,

当然,也只有他一个人才有如此感受。

酒来笑复歌,兴酣乐事多。”

他望着远去的游船,低下头感叹道:“真希望能见到弹曲之人,懂得此意者,真乃绝人也!”

也曾穿着这紫皮袍去看望朋友,

说完,消失在了黑暗中……

“草裹乌纱巾,倒披紫绮裘,

(里面的诗词皆是我自己原创,没有任何的借鉴与抄袭。谢谢各位阅读,喜欢的,就给我一个赞和评论吧。)

两岸拍手笑,疑是王子猷”

这是说我潦潦草草地把黑纱在头上一缠,紫皮袍随便这么一穿,人们见了,是一阵哄笑,竟以为是晋朝那位爱看雪景又最有豪兴去访友的王子猷呢。

日复一日,即使日子还是如此荒诞不经,亦或安宁无邪,我也知静水之下不乏涌动的暗流,譬如雨后彩虹,宏光照屋,大地盎然震巅三次

关于幼年,我记得事寥寥无几,家乡昌隆,自汉末以来,便是道教活跃的地方。因此,我常去戴天山寻找道观的道士谈论道经,那一日,25岁的我离家远行,经巴渝、出三峡,抵达江陵,慕名拜访了著名道士司马承祯。

彼时,我并不这后世命运如何,知觉司马承祯不仅道行深厚,而且文采飞扬,出口成章,诗文飘逸如仙,我与之一交谈,顿生敬慕,即把自己的诗文呈上请其批阅。司马承祯见我器宇轩昂,举止不凡,已十分欣赏,看了我的诗文,更是惊叹不已,称赞其
,

“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

夸我有“仙根”.我得到宗师赞誉十分兴奋,当即诗兴大发写就《大鹏遇稀有鸟赋》一诗,序云:

“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

赋中写道:

”伟哉鹏乎!此之乐也。吾右翼掩乎西极,左翼蔽于东荒,跨蹑地络,周旋天网;以恍惚为巢,以虚无为扬。我呼尔游,尔同我翔!“

以”大鹏“自比,以”稀有鸟“比司马承祯,抒发自己大鹏展翅的宏大志向

此次会面对我影响很大,当即表示要跟随司马承祯神游八极,”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从此我两人结为忘年交,互有诗赋往来,后来司马承祯把我列为他所结识的诗歌圈子”仙宗十友“之一。在司马承祯的这个文学圈子里,我也认识了”四明狂客“贺知章,贺知章称我为”谪仙人“,诗仙李白之名随之传遍天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