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里面是不是很有故事呢】无边的黑暗或许会持续一整夜

摘要: 躲在天窗跳上尾巴望月亮
—-【看到这么一幅图,里面是不是很有故事呢】无边的黑暗或许会持续一整夜,但它永远无法抵挡清晨的万丈光芒。也许你正在悲伤,也许你正陷困境,也许你,但请你坚持,因为欢乐正在

摘要: 不曾失落的梦作者
北国红豆帆子,你这是怎么啦?怪不是得了什么病?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用不用找医生看看?伊帆摇了摇头,对妈妈说:不要紧的,只是回家时,忽然觉得头疼。大概是饿了的缘故,呆一会就没事

摘要:
大姑今年六十多岁,忘性越来越大,本来已经做好了米饭,又去淘米,到了锅前才想起已经做上了。大姑的儿子说:我妈这脑子CPU还运转正常,就是没有内存了。街坊四邻也惋惜,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老年痴呆症了呢!姑夫

躲在天窗跳上尾巴望月亮

不曾失落的梦

大姑今年六十多岁,忘性越来越大,本来已经做好了米饭,又去淘米,到了锅前才想起已经做上了。大姑的儿子说:“我妈这脑子CPU还运转正常,就是没有内存了。”街坊四邻也惋惜,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老年痴呆症了呢!

—-【看到这么一幅图,里面是不是很有故事呢】

作者 北国红豆

姑夫要上班,工作应酬多,儿女们在外地工作生活。平时,姑夫一大早就把大姑送到我家里,一来怕他走丢了,二来也和我母亲相互做个伴免得有什么意外。尽管这样,姑夫临走仍然会给大姑手腕上套个小牌儿,上上下下地替大姑整理一下衣服,极尽照料。临走不忘了告诉我一定要在下午四点钟以后再送她回家,免得家里没人照顾。

无边的黑暗或许会持续一整夜,但它永远无法抵挡清晨的万丈光芒。

“帆子,你这是怎么啦?怪不是得了什么病?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用不用找医生看看?”

这天中午,大姑吃过午饭,和母亲做起针线活儿来,有说有笑。不曾想一个没留神,大姑把自己的手指扎了一下,虽没什么大事,然而也没了当初的兴头。大姑把我喊来,非要回家。我说还没到时间啊,你回去家里也没人,就在这再待些时候吧。她执意不肯,我只好答应,心里想着到了她家,等姑夫回来我再走。

也许你正在悲伤,也许你正陷困境,也许你…,但请你坚持,因为欢乐正在到来。

伊帆摇了摇头,对妈妈说:“不要紧的,只是回家时,忽然觉得头疼。大概是饿了的缘故,呆一会就没事了。”

来到大姑的家,这是一个老式的住宅楼,她家只是个偏单,还在四楼。好不容易扶她走到门口,在她脖子上解下钥匙,打开家门。姑夫楞楞地出现在门口,一脸的诧异,显然对我们提前回来并不满意。大姑的脸上似乎抽动了一下,大声地对我说:“看我这脑子,自己家都不认得了,你带我再找找吧。”说完,拉着我就离开了自己的家门。

天黑黑的,夜静静的,想像在你尾巴望月亮,有你刚好的日子。

说着,伊帆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回手插上了门。

扶着她下楼,我才想起刚才门口的一双红色高根鞋,那后根足有十多公分高,尖得吓人。

你在哪,为嘛还不出现。我还躲在天窗等着你。

她一头倒在自己的床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不要担心,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很好。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觉得应该哭一哭才好受。

淡淡一点的天空很高,淡淡一点的花儿很鲜,淡淡一点的微笑很醇,淡淡一点的

她愁:林夕这个样子,怎么办?

忧愁很清,淡淡的,只是那么淡淡的一点,无所羁绊,独坐、独享,等你到来。

她怕:林夕承担不了这副重担!

不要担心,我会记录下没有你的日子,在你出现的时候,将它讲给你。

她急:有什么办法能使林夕再回到校园?

你住在我的心里只用了一朵花开的时间,我怀揣着希望让它泛出新绿,等待微风吹拂、春天到来的时刻。

一想到林夕,一想到林夕这个家,一想到林夕病重在床的母亲,一想到林夕那两个幼小的弟妹,伊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不要担心,我会一直都在。

“我要帮他–!”


忽然伊帆心里闪现了这个念头,我要帮助林夕照顾母亲,弟妹。让他有时间学习,他有自学的能力,而且我可以帮他补习。

其实接下来,大猫儿的话才是现实。

“对,就这个办法!”

躲在天窗跳上尾巴望月亮

伊帆舒展了愁容,擦干了泪水,脸上又浮现了笑容。

—-【看到这么一幅图,里面是不是很有故事呢】

“咚咚!”门轻轻地被敲了两下,伊帆妈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鸡蛋汤。

无数的黑夜里有过无数的思考,可是还是感觉到自己的无力,我行动了。

“伊帆啊,妈给你做了一碗鸡蛋汤,趁热快吃下,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一定要学习好,休息好,营养好才行!”

也许你正在想念,也许你孤独等待。也许你…,但请你坚持,因为心愿就要达成。

伊帆望着母亲手里的汤,心里又一亮。

阳光明媚的日子终会到来,之所以远去,只是为了我们的明天。

“对了,我还可以帮林夕做饭–”她想

我在这,马上就会归来。带着我的族人去接你。

伊帆笑着接过了汤,母亲慈祥地望着自己的女儿,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全部希望。自己的两个儿子几次高考都名落孙山,现在又该轮到自己的老闺女了,绝不能再落榜,一定要出个大学生!这不光是做娘的光荣,也是两个哥哥的安慰呀!

你还好么,我将变得强大成为族中王者。

“伊帆,吃过饭,好好休息一下,别太疲倦!”母亲说

心之所向,我将归来,微笑并流泪的季节,努力着,像这山中小溪柔弱而不怯懦,像那一缕春风温存而又健劲,像那一株小草平凡而又顽强,像这牵牛花儿坚定着未来。

伊帆应了一声,接着喝了一口汤。

你还好么,我会拿到族中的王冠,在我回家的时刻,将它送给你。

“真香,谢谢妈妈–!”她甜甜地说着,觉得特别幸福。

梦想是那样美丽而令我迷醉,但道路又是那样艰难而崎岖,狭窄的道路上挤满了追梦者、残酷无情的法则。

伊帆妈笑着说:“瞧这死丫头–!”便轻轻地走了出去,随手带上了门。

你还好么,翌日吾将归来。


这将是序言吗?下一页的章节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