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隶属大北王朝的赤狼,利德大叔是一位资深演员

摘要:
我从幕帘似的大门进去,看见舞台中央一个人也没有,只留下空荡荡的单调的空气,红色的地毯沉默着,把目光投向了同样空荡荡的观众席,我打了一个冷战。这个剧场是我们镇子上最好的剧场,之所以说它好,是因为利德大

摘要:
楼老先生是去年春天搬到我家隔壁的。楼老先生,年近花甲,骨瘦嶙峋,面孔发黄,但是丝毫掩不住他的精神气。楼老先生有一条狗,浑身雪白,叫做白毛.初见楼老先生是因为白毛。那天,我走出居民楼,看见一只白狗迎面

摘要:
狼子初到第一章许多年以前,在现在的北京大地上,坐落着一座王城,它建造在北京城的中央,规模宏大,建造的规格跟当年的大北王朝首都福州的差不了多少。这座城叫做南洋,它隶属大北王朝的赤狼,是赤狼的都城。统治

我从幕帘似的大门进去,看见舞台中央一个人也没有,只留下空荡荡的单调的空气,红色的地毯沉默着,把目光投向了同样空荡荡的观众席,我打了一个冷战。

楼老先生是去年春天搬到我家隔壁的。

狼子初到

这个剧场是我们镇子上最好的剧场,之所以说它好,是因为利德大叔。利德大叔是一位资深演员,他从前在戏剧学院待了十五年,所以对戏剧了如指掌。而每天慕名而来观看的人挤满了这个剧场,一票难求,就是因为利德大叔。

楼老先生,年近花甲,骨瘦嶙峋,面孔发黄,但是丝毫掩不住他的精神气。

第一章

不是我过分夸大,利德大叔对于每一个人物的研究都十分的深入,在表演时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符合人物的特征,可称得上是还原了故事里的角色,尤其是他一次在出演《哈姆雷特》中哈姆雷特的开场白“是或者不是……”,让我记忆深刻。

楼老先生有一条狗,浑身雪白,叫做“白毛”.

许多年以前,在现在的北京大地上,坐落着一座王城,它建造在北京城的中央,规模宏大,建造的规格跟当年的大北王朝首都福州的差不了多少。这座城叫做南洋,它隶属大北王朝的赤狼,是赤狼的都城。统治赤狼的是大北王朝皇帝的孪生弟弟南墙,封号南洋王。

朋友,你可能会问了,我是谁呢?

初见楼老先生是因为白毛。那天,我走出居民楼,看见一只白狗迎面跑来–那就是白毛。白毛看见我,用它如电般的目光扫了我一眼,然后“汪汪”的大叫起来。我被如此威风凛凛的狗吓住了。幸好楼老先生及时赶来,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南洋王南墙的妻子是大北王朝皇后的亲妹妹,此二人甚有福气,结婚三十年后怀上第一胎。这一胎,不同凡响,也是这一胎为后来的福清政变埋下了伏笔,这一胎便是他们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琅琊王——南枫。

我?我是在这个剧院里工作的清洁工,也就是扫地的,如今我也辞职了,倒不如说是被迫辞职,因为这个剧场倒闭了。

“白毛,别叫啦,这可是我们的新邻居,别吓着她喽。”楼老先生的语气温和又有点责怪。然后他转过身,抬起饱经风霜的脸笑着对我说:“这是白毛,看起来有点凶,事实上还很善良呢。你叫唐潇雨对吧?我姓楼,可以叫我楼老先生。”

话说南枫出生当日,天空晴朗,一道金光照入南洋王夫人的寝室,照在了刚出生的南枫脸上,南枫这孩子说起来也怪灵气的,三个月就会跑会跳,四个月就会讲话,九个月就会唱歌,一岁就拿得起刀。南洋王夫妇为此大为惊叹,认为自己的儿子以后一定是个可塑之才。

还记得是上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趁着假期来看利德大叔在那天的特别演出,演的是话剧《威尼斯商人》。

我点了点头。他接着又拍了拍白毛的头:“白毛,向新邻居打个招呼!”白毛犀利的眼神瞬间变温和了,还摇了摇尾巴。

南枫三岁时,父亲南墙便教他怎么骑马,教他舞剑,因而小小年纪手脚就非常灵活麻利。

这一次他扮演的是夏洛克,一个卑鄙的商人,而安东尼奥是由另一个青年扮演的,安东尼奥这个角色本来是剧场主人安排给他的,但是考虑到年龄的问题,那个青年获得了这个角色的扮演权。

我觉得它挺有趣,便问:“楼老先生,这狗受过专业训练吗?这么机灵!”

正因为南枫的这般聪明机智,促使他在六岁那年被封为世子,是将来王位的继承人。

人物们在巨大的舞台上来来往往,举手投足都扣人心弦,但是我分明看得出利德大叔的脸上有一丝的失落和阴沉,而我周围的人却都把那一丝失落和阴沉当做夏洛克这个卑劣商人的特有气质了,我觉得很不舒服,也希望自己不去看利德大叔的脸。

“那是当然!”楼老先生骄傲地抬起头,“白毛可是军犬哩!它是属于我的军犬,我年轻的时候是个军人呢!”

在南枫八岁那年,隶属大北王朝的内蒙古部落突然发起叛乱,幸好南洋王带兵前去福州支援,击败了叛军,这才得以保住了大北皇帝南翔的头,也保证了大北王朝的平安。

但是我来了就是为了看话剧的,所以我不得不注视着舞台上的一切。

离那次初遇已隔一年之久,现在我和楼老先生已经成好友了。

经过了这件事情,大北皇帝总结经验教训,最终决定现在分封的诸侯国国王必须将世子送往京城当做质子,待国王死后世子才能返回本国承袭王位。

剧情很快发展到了法院上的一幕,利德大叔抹了一把胡子,用有意装出来的尖锐的嗓音说:“除了因为我对于安东尼奥抱着久积的仇恨和深刻的反感,所以才会向他进行这一场对于我自己并没有好处的诉讼……”

社区最近发布一条新规定:社区里的狗必须拴着方可出来散步,否则一律缴走。我有点替楼老先生担心,因为他出来散步从不拴白毛。

这道圣旨一下,没有一个国王愿意送自己的儿子到京城做质子,因为他们知道,皇帝一看自己不顺眼肯定会拿自己的儿子作为把柄威胁自己。

但是观众席上不知谁的手机响了,声音很大,放的是鼠来宝的《witch
doctor》,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我不得不提醒他了。楼老先生笑着对我说:“潇雨啊,白毛听话着呢,用不着拴。这件事,我自己会解决,你尽管放心。”

过去了大半年,南洋王南墙为了跟皇帝表示自己的忠诚,率先派大将军野图护送世子前往京城。

利德大叔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我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但我感觉楼老先生的话里有一丝严峻。

来到京城,南枫先是去朝拜北帝。

他竟然跳下了舞台,走向那个还不关掉手机的青年人,把他的手机一把夺了过来,按下了红色的“拒接”键。

一个星期以后。

“侄儿参见伯父。”南枫跪着说。

那个青年人很生气,骂了他几句。

早上我步行去朋友家聚会,这是耳边响起两个声音。这声音我很熟悉,是社区警察。“哟,这狗蛮漂亮的嘛,还是白色的,你买来的?”

“快快快,快起来。”北帝说。

利德大叔也回了几句,不过都是些绵里藏针的话,却也说得他哑口无言。利德大叔最后终于肯平息怒火,但还有些愤愤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啊!”

“是昨天傍晚缴来的呀。那个老头真是死脑筋,让狗撒欢儿着跑,我就把它缴来了。那老头骨头挺硬朗的,硬拉着我不放,我好不容易才甩开。”

“谢伯父。”

我发现,那个青年始终都是不屑一顾的样子,这让我感到很奇怪。

我心里咯噔一声响。白毛,莫非是白毛?!

“来人啊,先将赤狼世子安置在赤狼世子府,派龙虎营统帅湘北将军带两百精兵亲自守卫十天,其它事情朕自有安排。”北帝说。

利德大叔一个人扬长而去。

我顾不上做自己的事,匆忙往回赶。

赤狼世子府的对面就是长公主府,这也为南枫后来与长公主发生的故事做好了铺垫。

第二天的早上,老板找到他,对他说:“你知道吗,昨天的,那个年轻人,他是我们这个镇子最富有的人的儿子!你搞砸了我的一切,等着吧,以后有你好果子吃!”

“咚咚咚”,我叩响了楼老先生的大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依旧是那张发黄的脸。“楼老先生,那个……白毛在哪儿?”我不知如何开口。

南枫进了世子府,逛了一圈,就做到大堂上去等待安排。

利德大叔轻轻地笑笑:“我还不稀罕在这个小小的、破破的剧院待着呢,告辞了!”

楼老先生的面色突然发白了:“白毛挺好的,不信你过来看。”几声狗吠传来,浑身雪白的狗蹦了出来。但我注意到它不再威风凛凛,便询问:“白毛它有点……”“唐潇雨!我的狗我自己会管,烦不着你!”谁知楼老先生飞快打断我的话,还板着面孔,一副我得罪了他的样子。

过来一会,龙虎营统帅湘北将军带了两百精兵和一些仆人到达了世子府,将士兵们留在门口,把仆人们带进来了。

老板瞥了一眼他的背影,又摇摇头,他红色的胡子让他看起来更憔悴了。

我头一次在楼老先生面前感到害怕。

“末将湘北参见狼世子。”湘北说。

我对老板说:“让我去试试,我是利德大叔的好朋友,也许我能让他回心转意呢。”

后来我住校了,几乎没再去过楼老先生家。听妈妈说,楼老先生现在很少带狗出来了,大概是真老了,再硬的身子骨也会松散。

“快起来,湘北叔叔你带了谁来?”南枫问道。

老板扬起手挡住了我:“别去了,没用的,没用的。好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今天的地还没扫呢。”

寒假的一天,我打开门,魂儿差点被吓出窍–一条浑身污泥的狗站在门前,眼睛要放出激光似的。我突然感觉,它好像……

“禀世子,末将给您带了奴婢和太监来,顺便给您带了一个您的贴身侍卫。”

我接了半桶水,抄起我的簸箕和扫帚,走向了还没开门的剧院。

我简单给它冲了一下身子。当刺眼的白色露出来时,我再次吃了一惊:它真的是白毛!

“什么贴身侍卫,我有一个贴身侍卫,他改日就到。”

下午的时候,我去拜访了利德大叔,我问他为什么那样做。

我带着白毛来到楼老先生家,刚要敲门,楼上的阿姨走下来了。“潇雨?你来找楼老先生?你还不知道吗,楼老先生……哦,我想我不应该告诉你的,我们都很想念他……对了,他给你留了一封信,存在我这里。”

“那好吧,婢女十五人,太监一人,请世子清点。”

“我为了星期六的特别演出为出演安东尼奥这个角色精心准备了一个月,每一个天的晚上我都在研究这个角色,可是呢,老板偏在星期五的时候让我换了角色!这也就算了,半路还杀出个不遵守规则的小青年,你说让人生气不?”

晴天霹雳,劈得我无法动弹。

“没事没事,不在乎这些,让他们留在这儿吧,你要保护好我的安全哦湘北叔叔。”

我点了点头,觉得他说得对,而又觉得有一些对话剧的同情,从我的心底滋生了出来。

白毛突然嗥叫一声,撒腿就跑向外面,我去追它,它却无影无踪了。

“诺,末将一定全力保卫世子殿下安全,请世子殿下放心,末将已带领两百精兵守卫世子府,世子可以高枕无忧,有事只要呼唤末将,末将随叫随到,世子,末将告退。”

自从利德大叔离开剧院以后,许多角色都找不到了合适的人选,观众也是连连的喝倒彩,长吁短叹。

我垂头丧气的走回家,打开他给我的亲笔信:

“去办吧。”

一个星期天,老板打电话给我,说:“我已经经营不了这个剧院了,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吧。”于是我的眼前又浮现出利德大叔离开剧场那天他憔悴的神情和红色的憔悴胡子。

亲爱的唐潇雨:

南枫这么小就开始摆世子爷的架子了,以后可是不得了了。

我终于在别的地方找到了工作。

现在我很想写一封信,这个时候,我选择写给你。

第二章正在更新中 谢谢关注

一个月后,我再来到我曾经工作过的剧院。

那天你到我家询问却被我斥咄一番,我很抱歉。你看到的那只狗,不是白毛,它是白毛的“替补”.其实你已经猜到了,白毛被缴走了。你会责怪我为什么不给它上套索,我给你解释。白毛是一只军犬,军犬崇尚自由,一旦被束缚,它就会显露出军犬本性:不自由,毋宁死。还有,我唯一的亲人就是白毛……

从幕帘似的大门进去,看见舞台空着,观众席也空着,我打了一个冷战,那里空荡荡的,像是再也没有人来过,幕布上长出了灰尘和蛛网。

我很抱歉欺骗了你。我知道,任何一只狗,就算和白毛长的一模一样,也取代不了白毛的地位。那只临时买来的狗,是为白毛留下的尊严。楼老先生

这时,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声音。

几天之后,楼老先生的陵墓立在了山岗上。我们为他送花,许多人泪流不止。突然,在陵墓上,我看见了白毛!

“恐怕,恐怕……”

全场人愣住了。

那只狗,没了呼吸,浑身雪白的毛没有一点瑕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