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夫大约是太粗心了,吴起的军事思想较为灵活和全面

摘要:
直到夕阳西下,周安安才缓缓地下了楼。于恒飞还在那里,背靠着一棵碗口大小的树,眼睛直直地盯着楼道口的大门。小A早已等得不耐烦,不见踪影了。楼道的大门被打开,一抹清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底时。于恒飞兀然变得紧张

摘要:
一九四一年的一个夏天,我坐着马车拉着货物赶往两百多里地以外的一个镇子去,车夫大约是太粗心了,走错了地方,在那里碰见了一群日本兵,他们看见我的马车后一拥而上,我急忙让车夫回头,他挥舞着鞭子,马跑得很快。

摘要: 吴起的功过论 吴起的军事思想是什么?
吴起是集兵、法、儒三家思想于一身的战国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技多不压身,吴起到底是如何将三者联系起来的,他的军事思想是怎么样的?
由于集中了三种不同的学术体 …

直到夕阳西下,周安安才缓缓地下了楼。于恒飞还在那里,背靠着一棵碗口大小的树,眼睛直直地盯着楼道口的大门。小A早已等得不耐烦,不见踪影了。

一九四一年的一个夏天,我坐着马车拉着货物赶往两百多里地以外的一个镇子去,车夫大约是太粗心了,走错了地方,在那里碰见了一群日本兵,他们看见我的马车后一拥而上,我急忙让车夫回头,他挥舞着鞭子,马跑得很快。于是那些日本兵开枪了,我吓得摔下了马,狼狈地逃开,肩部和右小腿各中了一枪。

图片 1

楼道的大门被打开,一抹清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底时。于恒飞兀然变得紧张而不知所措起来,就像第一次见到她时,不知该如何搭讪那般。

我的右小腿血汪汪的,子弹好像把筋给打断了,可是我还是不停地跑,最后昏倒在路上。

吴起的功过论 吴起的军事思想是什么?

于恒飞看着周安安一步步地向自己走进,眼眸深处她还是曾经的模样,一样的漂亮容颜,一样的清新亮丽,一样的令人喜爱,一切都没变过。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破旧的床上,一个老头儿坐在墙角大口大口地吸着旱烟,吐出白色的雾气弥漫在这土坯墙之间,飘过漏了几处稻草的麦色房顶。

吴起是集兵、法、儒三家思想于一身的战国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技多不压身,吴起到底是如何将三者联系起来的,他的军事思想是怎么样的?

他傻了眼,直到周安安轻轻淡淡地唤他一句,“好久不见。”于恒飞才恍悟过来,竟会有几分尴尬,开口道:“三年了,我很想你。”言简意赅,却包含着太多的情思,三年的时间,于恒飞对周安安的爱有如风起中文网上九月盛菊在其小说《剪不断的情思》中所言,“爱是唯一的,自私的,执着的。”时间没有改变掉一丝一毫他对她的爱。

“你醒了?哪儿来的?”老头儿用沙哑苍老的声音问我。

由于集中了三种不同的学术体系,吴起的军事思想较为灵活和全面,在《吴子兵法》中,主要描述了吴起的军事思想的细节。吴起在曾申门下学习了儒学,在鲁国季孙氏门下学习兵法,在魏国则学习了李俚的法家思想,他认为政治和军事看似是两个不一样的领域,但是政治和军事息息相关,一样重要。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强大的方式最好就是政治和军事一起发展,不可偏向其中的任何一方。国家内部要内修政治文化,国家外部则要做好时刻战斗的准备。这是一个大的范围和方向,在政治和军事并驾齐驱的前提下,吴起认为,一个国家的发展离不开最基础的人民群众的发展,而人民群众的发展又要从多个方面来看待。政治文化、礼义廉耻、法律严明,君主要用道、义、礼、仁治理军队和民众。

周安安低头,云淡风轻地浅笑,似乎不信任于恒飞的话。“找我作甚?”说得那么冷漠,以至于于恒飞心底划过一丝凉意。

“我是做生意的,家住在两百里地外。”

另外吴起还提出了自己对战争的分析,他认为军队中的士兵是不一样的,每个人擅长的都不一样,特点也不一样,要学会灵活运用士兵,否则就是靠人数也不能取胜。军队中士兵们分为义兵、强兵、刚兵、暴兵、逆兵等不同性质。战争不是几个人说几句话的事情,是需要血肉拼杀的,所以要决定发起一场战争就要足够的慎重,至少你的心里要有底,知道这次的大概损失和胜负情况,吴起很反对穷兵黩武的做法。

“小安,我现在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了。”于恒飞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思念了许久的女子,中气十足地开口。

“大夫说你的腿受了严重的伤,好好躺着吧,”他看看我的被白布包裹着的腿,又转过头去,说,“洋鬼子可凶得很呐,凶得很呐。”

在魏国西河郡担任郡守的那几年,吴起用自己的办法训练士兵,不但改革了魏国的兵制,还创立了武卒制,给魏国的军事方面添加了一道新的兴奋剂。吴起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大胆,他主张士兵的数量并不是最重要的,士兵在于精而不是多,这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了。他想要建立的军队,是那种平时严格守纪律,作战时威猛有气势,前进的时候锐不可挡,撤退时脱如狡兔的军队。只是听着形容这支队伍的句子,就仿佛看见了这样一支雄军,若是真的可以建成,那将是多么强悍又灵活的军队啊!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周安安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而后倒吸一口凉气,问道:“你和她还好吗?”

“您救了我,不知该怎么感谢您才好。”

要怎么才能建立这样的军队呢?首先在小小将领的选择上就要择优纳良,将原来军队中的勇士和希望杀敌立功的人挑选出来,给他们丰厚的封赏,给他们的家人加以抚恤,让他们誓死为国家效忠,成为战场上的精魂。在对士兵的选择上也有所不同,要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和擅长不同,给他们分配不同的工作性质。有的人箭法好,那就安排在弓箭营;有的人埋伏和隐藏功夫好,就派去做侦察兵;有的人剑法好,就做冲锋陷阵的排头兵等等。在编组的时候,熟悉的人要安排在一起,让他们互相进步,同乡同里编组,同什同伍相互联保。在平常的训练上,士兵们必须严格按照学习目标来进行训练,对于任何战场上的阵法都要极为熟悉,特别是要熟悉阵法指挥令,跟着指挥变换阵型。有功者赏,无功者勉,阵逃者罚。恩威并施,刚柔并用,文武兼备。

于恒飞不知其所言,满脸的疑问,“小安,我和谁?什么意思?”

“都是自己人,说什么感谢不感谢的。”

吴起的军事思想很先进,也很理想主义话,但是他提出来的这些条件,直到现在也是军队中训练士兵们的标准。吴起经历了卫国、鲁国、魏国、楚国四个国家,其中在魏国所立的功劳最大。他的能力有目共睹,实力的确很强,但是他的人格品质方面却遭受了质疑。相传吴起为了能够当上将领,杀掉了自己的妻子。杀人后将老母亲留在卫国,老母亲死了也不回国奔丧。不孝不义之徒,很多人都是这样评价吴起的。但是,要说吴起有什么大的过错的话,那却是找不出来的。

周安安自说自话起来,“看来是不好啊,我应该开心吧,可是我怎么那么难过呢?”言语间,明净的双眸变得模糊。

我叹了口气,不是为那一车值钱的货物,而是为我家乡,我似乎看见日本人不久以后在我家乡的黄土上横行,短短的胡子茬下的嘴很粗俗地咧着。

于恒飞完全不知周安安所云,“小安,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

“您是做什么的?”我问他。

周安安转身,泪水掉了下来。误会,都亲眼所见了,还会误会什么呢?

“卖布的。你看这块德国青,多黑,啧啧……”他放下手中的烟袋,向我展示着一块黑色的布料,仿佛那是一件华美的艺术品。

于恒飞看出她的失态,一个有力的回转将其拉过身来,正巧遇见她眼角的泪。他心疼地将其抹去,声音变得温柔,“小安,三年前,你究竟为什么突然离开?”

他推开了门,唱着谣子,挎着装着布料的篮子走了出去,土黄色的门吱呀呀地响,和着他沙哑的嗓音在屋子里屋子外飘着。

周安安向后退,以保持和于恒飞的距离,她似乎不想离他太近。“没什么,累了,不想在那个地方呆了,那里本不属于我。”

“最后一碗米,用来做军粮,

“是因为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一切,所以你累了,就离开了,是吗?”于恒飞急切地问。

最后一尺布,用来缝军装,

周安安不想去回答,始终低着头,夕阳的余晖映在她的脸上,那么美,却又那么忧伤。?

最后的老棉被,盖在了担架上,

最后的亲骨肉,送到了队伍上。”

第二天的清晨,我发现自己的右腿能够稍微地动一动了,这让我很惊喜,忍不住叫醒了卖布老头:“哎,您看,我的腿能够动了!”

“睡吧,大夫说你的腿要十天半月才能好。”
他没有继续躺下睡,而是从床头找出旱烟,然后紧一口慢一口地抽起来,吐出白色的烟雾。

下午,卖布老头很早就回来了,而且慌慌张张的,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怎么了?”

他一把将我从床上抬起来,“日本鬼子来了,走,到地窖去!”

我很想下来自己走,但是右腿上的伤口被桌子撞了一下疼得要命。

在阴暗的地窖里,卖布老头点了一只油灯,然后把我放在地窖的一角,自己蹲在地窖的另一角猛抽了一口旱烟,但他始终没有吐出来一口烟雾。

我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爬着到了他坐的地方,碰翻了他身旁的油灯,油灯的火苗倒在他被染了红色的衬衣上。

听起来日本兵走了。

我在地窖里看着他那被染了红色的衬衣,忽然放声大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