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搭档姚晨搞怪不断杨祐宁再挑大梁进击荧屏,全世界都在等着中国作家出一本伟大的小说

摘要:
中国网5月24日讯路内,中国70后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迄今已出版《少年巴比伦》、《慈悲》等六部长篇小说。他的最新作品短篇小说集《十七岁的轻骑兵》延续之前几部作品的主题,讲述了1990年代一群成长

摘要:
1#印刷机办公桌上空空如也,而那本已被翻到最后一页台历仍直立在那儿,异常醒目。印刷机像一个巨人不厌其烦地哗哗运行着,老周认真而自然熟练地点动着机器按钮,眼不眨的盯住监视屏,看着它把一卷卷空白的薄膜吃掉

摘要:
网易娱乐5月14日报道5月13日,电视剧《都挺好》宣布男女主演杨祐宁、姚晨正式杀青。该剧自1月17日在苏州开拍以来,历经近四个月精耕细作,终于迎来拍摄尾声。《都挺好》由正午阳光出品、《欢乐颂》原班人马打造,杨

网易娱乐5月14日报道5月13日,电视剧《都挺好》宣布男女主演杨祐宁、姚晨正式杀青。该剧自1月17日在苏州开拍以来,历经近四个月精耕细作,终于迎来拍摄尾声。《都挺好》由正午阳光出品、《欢乐颂》原班人马打造,杨祐宁搭档姚晨、倪大红、郭京飞主演,这也是杨祐宁继谍战剧《风声》后,再度挑大梁进击荧屏。片中他所饰演的“食荤者餐厅”老板“石天冬”不仅性格治愈厨艺过人,更成为化解苏家矛盾的枢纽性人物。首度合作姚晨演绎情侣,两人戏外花絮搞怪不断,令人更期待他们在剧中的精彩互动。
金牌制作班底护航《都挺好》石天冬“暖胃暖心暖众人”
《都挺好》改编自阿耐同名小说,剧情围绕着表面上无限风光的苏家,随着苏母的突然离世瞬间分崩离析,苏父与三兄妹之间由此开展出剪不断理还乱的亲情、金钱纠葛。小妹“苏明玉”虽在事业上最成功,却从小最不受父母重视,导致她强悍、处处防备的个性。本是一摊残局的家庭纷争,因“石天冬”的出现逐渐出现转机。他用过人厨艺“暖化”苏明玉的胃,用独立、乐观的态度给苏明玉出谋划策,用阳光治愈所有人。即使处于在纠纷旋涡之中,仍保持着帅气风度,他和“明玉”的爱情更是该剧最为动人并引人瞩目的故事线之一。
制作班底过硬、剧情扎根都市现实,使得《都挺好》官宣后即被众多网友誉为“2018年最值得期待的现象级大剧”。“石天冬”这个角色之于杨祐宁,可以说是最像他自己,也是一次极其有温度的演绎。去年在真人秀《花儿与少年3》中,杨祐宁就多次展现过精湛厨艺,今次角色定位为餐厅老板,让他的扎实演技得以更自然的展现,想必“暖胃暖心暖众人”的“石天冬”定将成为《都挺好》的一抹亮色。
首度搭档姚晨搞怪不断杨祐宁再挑大梁进击荧屏
当日现场,杨祐宁与姚晨杀青的同时,全剧组的戏份也宣告拍摄完成。导演简川訸携全员“放肆”庆祝,杨祐宁、姚晨再现搞怪自拍戏码,场面欢脱有爱。而此前片方亦曾曝光过一系列有趣的拍摄花絮,例如在苏州街边拍摄间隙,两人吃棒棒糖;借用《喜剧之王》的梗“树咚”……两人虽然是首度合作,其默契程度可见一斑。
据悉,杨祐宁在结束《都挺好》拍摄后,即将进入新剧组,多部大制作蓄势待发。前不久《风声》发布一系列概念海报,足见人物关系暗流涌动,杨祐宁重塑“吴志国”一角,与李宁玉凌厉目光相对,眼神张力十足;刚登上戛纳电影节场刊封面的《真·三国无双》,首支预告中杨祐宁铠甲造型吸睛,身为无双英雄“刘备”有号令群雄之气。硬汉、暖男自由切换,期待这些角色在今明两年陆续与大家见面。

图片 1

1#印刷机办公桌上空空如也,而那本已被翻到最后一页台历仍直立在那儿,异常醒目。

中国网5月24日讯路内,中国70后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迄今已出版《少年巴比伦》、《慈悲》等六部长篇小说。他的最新作品短篇小说集《十七岁的轻骑兵》延续之前几部作品的主题,讲述了1990年代一群成长于化工技校的年轻人的故事。近日,在中国网的采访中,他谈及了自己的作品及其在国外的译介情况、中国当代文学写作、文学与现实的关系等问题。不同于他笔下人物经常流露出的不屑一顾,路内的回答真诚而坦率。当问到对于伟大作品的追求时,他说:“追求伟大文学之心,这个是永远的,到我死的那天都会有。”以下内容根据篇幅进行了删减。中国网:您最近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十七岁的轻骑兵》延续了1990年代化工技校青年的故事。为什么一直在写90年代、化工技校?路内:我要把一个人的故事从90年开始写到99年结束,也没有特殊原因。作为一个作家,我必须要找到我自己能写的东西,并且一段时间之内都在写这个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同时,我觉得去写我经历过的时代,这件事情也似乎在我的本分之内。化工技校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它是最后的时代。这伙人毕业之后,所有的都没有了。我特别喜欢写临界点上的故事。了解中国历史的人,看《十七岁的轻骑兵》就知道三年之后这些全都没有了。中国网:您此前一共出了六部长篇小说和一些短篇。有哪些作品翻译到国外了?您最希望自己哪些作品被国外读者读到?为什么?路内:《少年巴比伦》和《花街往事》都翻译成英文了。《慈悲》翻译成了阿拉伯文和保加利亚文,都已经出版,韩文版已经翻译了还未出版。《慈悲》的英文版正在翻译中。我最希望被国外读者读到的可能是《少年巴比伦》和《慈悲》。《慈悲》相对比较好读一些,讲了差不多50年的一个中国故事。从这个层面上来讲,我觉得所谓的“中国故事”和“中国文学”仍然还在写,仍然还有人在注视着。《慈悲》这本小说提出了一些新的看法,它有点站在左派的立场,也有点站在右派的立场上,角度会跟以前不大一样。其实它牵涉到中国的一个政治上的两难的问题
--
在中国行左也不是、行右也不是。这个小说讲的就是这个问题,最后归结到了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另外,我想通过小说来讨论一下中国人到底有没有宗教感。通常认为中国人没有宗教感,但实际上中国有大量的基督徒和佛教徒。佛教有很多世俗的层面。仅就这些世俗的层面来说,它是不是能够构成中国人的哪怕是低水位的宗教感,而这种宗教感是不是能够让中国人获得幸福,能够让他们去行善?我想就这些问题在小说里讨论一下。《少年巴比伦》是另外一种情况。我的书翻译到国外的时候,我心里特别没有底。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政治不正确的话语。但它是个小说,是特定时代的一个人讲述的东西。到了小说最后,主人公把那些东西推翻了,他觉得自己一定要离开那个环境去别的地方。但他在场的时候讲的很多东西是政治不正确的。所以我想看看这些东西国外读者是怎么理解的。中国网:就您所知,您在国外已经翻译出版的作品的接受度是怎样的?路内:对一个中国作家来讲,尤其写小说的,在国外被接受特别艰难。前年我去法兰克福书展,有一个对谈的活动,明显感到来听的大多都是路过的。但是有一个读者,是个奥地利的老爷子,他拿了我两本中文版的书过来找我签名。我问他是不是能读懂中文。他说他读不懂,只是看过《少年巴比伦》英文版,特地从奥地利赶过来,找我签个名。这是唯一的一个,我特别感动。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如果说我在欧洲有读者的话,我会认为我是从那个老爷子开始的。当然我可能还有其他读者,但是那个事情我的印象很深刻。中国网:中国当代作家的作品在国外的接受度整体是什么样的?路内:老一辈作家的情况会好一点。首先他们会遇到一个比较好的出版社,在推广方面做得会好一些。就他们所写的内容来讲,我觉得他们还是能够满足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国外读者对于中国的认知。假如一个人对中国完全不感兴趣,而仅从文学的角度想要来看一个中国作家的英文译本或者德文、法文译本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情。因此国外读者一定带有一部分的隐含的泛政治化的立场来读中国作家。而老一辈作家所讲述的故事以及他们的讲述方式是能够与这些国外读者合拍的。但是当代作家的话,我觉得确实是遇到问题。这个问题即使放在汉语文学本身,也都是一个问题,即,你在写什么,你所写的东西跟中国当下的现实是不是能够合拍?如果你写东西都不能满足中国读者对于文学问题之外泛政治化的理解的话,那又何谈去征服外国的读者。所以我觉得对当下作家来讲,有两个问题。第一,观念的问题。整个世界的文学观念都在变化,有很多国外作家和读者所关心的东西,在中国的作家呈现不出来。比如后殖民话语在奈保尔、扎迪·史密斯等作家的小说中已经呈现得淋漓尽致了,但在中国作家里是没有的。另外一个例子,现在中国人谈女权谈的特别多,但是女权这个问题在中国的文学里好像没有特别强有力的作品出来。种种问题使得中国文学的观念似乎在另一个维度内。除了观念的问题,还有现实的问题。当下中国的现实非常复杂,如何用一种文学的方式、用小说的形式去表达出来,又是另一个任务。中国网:那您自己是怎么去看待以及处理您的作品跟时代的关系、现实的关系?路内:一个作家要追现实是追不上的,因为全球的变化太快,中国的变化甚至更快。去追现实是追不上的,而且很多作家放弃了。比如汶川地震十年了,没有任何一部关于汶川地震的长篇小说成功出来。这个问题不一定是小说家的失职,其实从另一种角度上来讲的话,也可以认为是小说家的谨慎。地震是一个太巨大的东西,一个小说家在外围去写的话无法完成,必须进入事件的核心才能出来伟大的文学。因此,既然追具体事件的时候追不上,那小说家只能退回到他的本分去重新组合这个时代的要素。你看现在50岁以上的作家,比如莫言、余华等等,他们能进入到他们所在时代的文学中心的位置上去写。但是现在如果只是在时代的现实和价值观的边缘的位置去讲述的话,不好写。中国网:为什么现在是在边缘?路内:首先是没有趣,没有意思,没有强有力的东西。你看八九十年代的几个经典文本,莫言的《丰乳肥臀》、阿来的《尘埃落定》、余华的《活着》都是极其强有力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现在损失掉了,没有了。现在70后作家这一代的经验就是,这个时代娱乐化的东西多了,有精神内涵的东西少了。这个时候对作家会提出新的要求:你是不是够敏锐,你是不是够深刻能够把华丽的那层皮给剥下来。中国网:所以您觉得现在更容易还是更不易出好作品?路内:现在是一个出好作品的时代。全世界都在等着中国作家出一本伟大的小说。因为中国真的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有它自身的特殊经验和特殊的价值观。所以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做好的话,作家自己是有责任的。中国网:可是您刚刚也说现在是很软的,没有有力的东西。但是另一方面大家又确实很期待。那怎么办?路内:等一个伟大作家出现。中国网:您自己觉得您能够担起这个责任吗?或者有这方面的期许吗?路内:当然有这样的期许。追求伟大文学之心,这个是永远的,到我死的那天都会有。但是一定不能功利,也不能认为自己在文学圈有点小名气,这个事情都已经完成了。中国网:您自己有时间上的目标吗?路内:我没有时间上对自己的约束。但是也许吧,希望在50岁之前能够写一本伟大的小说出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写的长篇小说。如果写得顺利的话,2020年大概可以出。我希望把它写成伟大作品。如果不够伟大的话,也请你们多担待。我希望从这本书之后,我的每一本书都是抱有这样一种伟大的希望。希望自己写出伟大作品和已经写出伟大作品,这两件事都很重要。中国网:那您之前写《少年巴比伦》或者《慈悲》的时候没有要写成经典作品的想法吗?路内:我觉得说实话,《少年巴比伦》和《慈悲》也不差。关于经典化的问题,中国作家会遇到双重问题。首先,华语文学圈其实很自足。一个中国作家,即使不去打开欧美市场,他在华语文学圈也能成为大师,也能成为人人敬仰的作家,因为市场很大。但如果华语文学作品进入欧美市场去跟全世界的作家在同一个舞台上,华语一下子变成小语种、变成偏僻的文学。当然还有前面说的现代文学的观念,中国作家本身是接受世界的现代文学的价值观的,但是像鲁迅这样的作家是不多的。如果你的观念陈腐的话,那在华语文学圈都混不下去了,更何况到世界上去。中国的文学有个特异的东西,就是大量地站在农民的角度来写。写了这么多年,中国最触目惊心的题材还是饥饿,始终是吃不饱,这个东西不知道被多少人写过,一定阶段之内它是有效的、有价值的,但是三四十年过去之后就不是这样了。中国网:那您觉得现在应该写哪个群体或者题材?路内:好像没有什么东西是应该写或者不应该写的,但至少有几个东西我觉得是可以写、但近些年中我一直没有看到的。一个是少数民族。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族裔族群之间的情况好像没有什么作品。其次是关于城市边缘、底层社会的少。还有一种是充满诗性的、语言上有突破的小说偏少。另外,能够贯穿一个时代的强有力的长篇少。中国网:怎么理解贯穿一个时代?路内:你去看余华的《活着》,那个时间轴就很长,一拉就30年过去了。莫言的小说的时间轴也可以写到很长,王安忆的《长恨歌》的时间轴也很长。像这样的长篇小说往往篇幅也比较长,没有伟大之心去支撑的话都写不到。而出版社最希望出的是15万字的小说,轻快好读。但“轻快好读”有一部分的潜台词就是庸俗化。你要轻快好读那就一定是庸俗化的,深刻的东西不好读。庸俗化满足普通读者的胃口,满足影视界的胃口。这个要求提出来之后,自然而然文学就坠下去。现在很少有人说,我要写个一千页的小说,但在世界范围内还是有的。中国网:您刚刚也说到了余华的《活着》。其实《慈悲》刚出来,就有人拿着去和《活着》对比。路内:其实真要比的话,《慈悲》可能更像《许三观卖血记》。说看着像《活着》的话,估计是没看过《许三观卖血记》。每个作家都是从上一代作家那里继承下来一些东西。其实当时我写《慈悲》的时候,看的最多的小说是鲁迅的《阿Q正传》。鲁迅写《阿Q正传》,用了那样一种非常冷峻、略带嘲讽的方式。我相信其实《许三观卖血记》也是受《阿Q正传》极大的影响,尽管余华老师没有说这个事。中国网:那70后、80后的作家怎么去面对上一代的作家?路内:如果要成为作家的话,一定是希望跟格非、余华、孙甘露那一代人在一起,那多好、多有劲。他们十几岁的时候就经历了中国1979年之后所有的文学浪潮。我们这种从2008年开始出书的人,一次文学浪潮都没经历过。我写了十年的书,一次文学浪潮都没见过。当我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房间里全是家具了,腾挪起来很费劲,我只能找小东西,这里那里还有点空可以放进去。中国网:一直以来有一种观点是,中国当代文学界里,50后、60后作者有一大批名望很高的,比如莫言、余华等等。但是70后、80后的作者好像没有一个特别代表性的?是因为还没到时间吗?路内:不是没到时间。格非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就写出来他的成名作,他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扛起了中国文学的所谓的未来。而且这批50后、60后作家除了一部分被时间淘汰了之外,大部分都扛起来了。跟这些作家去抗衡的话,70后、
80后就不要说整体上去比了。即使从个体的角度上来讲,也很困难。但是你说这一代作家没有追求文学之心的话,也不是。但另一方面,这也真不是中国文学独有的问题。全世界都有。比如英美文学界,你拿福克纳跟海明威那一代作家来比的话,现在这帮英美文学的人算什么?什么都不是,全世界都遇到这样一个问题。
收藏

印刷机像一个巨人不厌其烦地哗哗运行着,老周认真而自然熟练地点动着机器按钮,眼不眨的盯住监视屏,看着它把一卷卷空白的薄膜吃掉,一瓢瓢溶剂灌进一桶桶五颜六色的油墨里,全塞进印刷机的大肚子了,瞬间魔术般地薄膜变成五彩缤纷、梦幻飞扬的精美图案,

看着同伴们将整卷整卷的合格产品从躺在料车上,老周露出满意的笑容。

老周已经彻底地喜欢上了这个巨人,尽管它的风机声音时常尖厉刺耳,尽管墨泵“呱嗒、呱嗒”不厌其烦地叫个不停,还常常会把星星点点的各色油墨飞溅到老周黝黑色的脸膛儿,把洗得掉色的工衣变成金装战侠迷彩服,老周还是觉得,他就像自家喂熟的那头大黄牛一样听话,按钮一按,让它吃料它就吃料,让它运转它就运转,让它停下它就停下。

每天上班的时候,老周总是比其他人早到一会儿,看看机器的线路是不是有问题,给轴承和齿轮加些油什么的;每天下班的时候,总是晚走一会儿,擦洗一下墨槽的里里外外,或者是紧一紧螺丝。自从进厂的那一天起,他越发觉得,这个巨人就是自家喂养的那头牛,你只要好好侍候它,它就听你的使唤,卖力的干活。

不过,也有烦恼,就是这只“大黄牛”生病的时候,不知道是它年老的缘故,眼儿模糊看不清,总是套印偏位;还是筋骨疏松,收卷打漂,偌大的卷料变成喇叭筒,让老周心急。不知道是“大黄牛”吃不饱,还是偷懒的缘故,时常来个换卷飞接断料,透得发亮的膜,瞬间里三层外三层缠住正泡在红色油墨中转动的版辊,老周蛮有耐心地剥开一层层血淋淋的薄膜,提在手上似杀了一只自家的老母鸡,真叫老周哭笑不得。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周已不知不觉陪伴着这只“大黄牛”二十余载,机器每个按钮都摸得光滑。在记忆行间里,这只机器“大黄牛”逐渐取代了自家那头牛。

因为这只“大黄牛”已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条牛,不仅仅要了解它的脾气,更要掌握并熟知给它添加的原料、辅助料等与之相关联的物体特性。学会如何利用好,让它卖力干活,出好产品。

也渐渐地让老周从稚嫩的毛头小伙子,变成无可挑剔的一流机手,。

往日那印刷质量问题的解决,却狗咬刺猬无处下牙——油墨被粘掉猛升烘箱温度;拉游丝拉成筷子长;白墨上墨不良干着急;调配高难度颜色找不到边摸不着感觉……眼下,这只“大黄牛”已成温顺的小绵羊。

老周虔诚地收起那本旧台历,仔细小心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新台历,看着倒数着的天,再瞧瞧ERP计划表排上的订单拖着老长尾巴,该不该回家看看那只似在非在的大黄牛呢?

2014.2.1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