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天张宇才回过神来,85后精英简里里最新力作

摘要: 2000个小时的案例经验 千万次陌生人的求助或倾诉 简单心理创始人
当红心理咨询师
85后精英简里里最新力作!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7日书讯:近日,简里里最新力作《你是一切的答案》由中信出版社出

摘要:
张宇见到王倩,第一眼就一见钟情爱上她。王倩长的非常漂亮,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闹的张宇心里直痒痒。王倩不好意地低着头,脸红红的,用脚在地上划着划着。好半天张宇才回过

摘要:
曾小乔站在病床前看着双目紧闭的宁致远。这家伙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像命在旦夕,倒像怡然自乐闭目养神。喂!宁致远,你装死啊?曾小乔拍拍他的脸,丝毫没有一丝反应。曾小乔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宁致远,再不起来

图片 1

张宇见到王倩,第一眼就一见钟情爱上她。

曾小乔站在病床前看着双目紧闭的宁致远。这家伙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像命在旦夕,倒像怡然自乐闭目养神。

2000个小时的案例经验 千万次陌生人的求助或倾诉 简单心理创始人
当红心理咨询师 85后精英简里里最新力作!

王倩长的非常漂亮,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闹的张宇心里直痒痒。王倩不好意地低着头,脸红红的,用脚在地上划着划着。

“喂!宁致远,你装死啊?”曾小乔拍拍他的脸,丝毫没有一丝反应。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7日书讯:近日,简里里最新力作《你是一切的答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简里里,“简单心理”创始人。20岁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美CAPA精神分析联盟成员。在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过程中,她花了很长时间来了解和探索自己。在咨询室中,看见人的孤独感;看见友善,也看见敌意;看见被禁忌的、被诱惑的、被压抑的、不被说出的情感;见证自己和他人的不易,也从暗处看见光芒。

好半天张宇才回过神来,他伸出右手,说:“你好,我叫张宇……”王倩才抬起头来,将披在耳畔的柔顺的秀发向后拢过去,握住了张宇的手,说:“我叫王倩。”

曾小乔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宁致远,再不起来我扒你的衣服了!”

编辑推荐
1、2000个小时的案例经验,千万次陌生人的求助或倾诉,“简单心理”创始人、当红心理咨询师、85后精英简里里首部心理故事力作。2、《你是一切的答案》送给那些为孤独而不安、为黑暗而恐慌、为复杂的人际关系而烦恼、为迷茫的前景而不知如何选择的人。3、国内最年轻的85后心理咨询师,专门分析指导年轻人的心理,能感同身受大家的问题与痛苦,能与年轻人产生强烈的共鸣。她是一位倾听者,也是分享者。谁也不能拯救谁,我们最终都要找到自己的答案,和自己度过长长的一生。

王倩的心在咚咚跳。王倩一下子喜欢这个高大帅气的张宇。他俩是怎么认识的?他俩是在市共青团不同分区大会上认识的。分别时他俩各留下qq号和手机号。

没有反应。

内容提要

“接下来的这一天,要么是最好的一天,要么是最坏的一天,答案就在你自己。”辞去大学教职工作,创办“简单心理”平台,简里里在作为心理咨询师执业的七年里,积累了超过2000小时的案例经验与成长心得。从细腻感性稍显脆弱,到有勇气坐在治疗师的椅子上面对来访者,她经历了他人难以想象的心理蜕变。这些文字是她的故事分享。七年里,她见到看到听到关于人性中美妙的东西,也见证了许多人的孤独和黑暗,绝望和希望,挣扎和力量。她希望借助分享,让更多人找到自己过得更好的答案。

张宇很快了解到王倩,大学毕业后在桥东区有一个很不错的工作;王倩也了解到张宇,大学毕业后在桥西区也有很不错的工作。后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俩就用qq互相谈话,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聊天、视频、语音会话,很快进入恋爱阶段。

曾小乔伸出手来,干净利落的解开某人的病员服,又往下开始褪裤子,手碰到宁致远腰部的时候,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跳起来,一副警备状:“曾小乔,我服了你了!”

章节试读

有个讲温尼科特背后哲学思想的老师,是个巴西的老爷爷。他说,人都是极孤独的。我每次翻译这句话,自己都会重复一遍,对,是极孤独的。我19岁的时候脱离集体生活,自己独住。在此之前的整整七年,我都住在集体宿舍里面。七八个女孩子住一屋,任何时候你回去宿舍,掀开帘子,彼此打扰彼此慰藉。直到我自己出去读书,开始一个人住。当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剩下的是无尽的孤单感。除去生活中的琐碎,你不必和任何人发生什么关系。我意外地得到了大量的时间,自己和自己相处。然后,你看见自己内心无数的恐惧、低落,觉得生活了无意义。你遇见高兴的事情便真的高兴,遇见不如意的事情会沮丧或是逃避。然后你都会回归到生活不变的买菜、做饭、上课、社交上来。偶尔有些外来的刺激,就像拳击场上你偶尔撞向弹簧绳——忽地突出了那个四方形边界,还来不及环顾四周,又被重重地甩回赛台中央。你不得不回来面对日复一日的琐碎、平凡、不确定、惊喜、失去、悲伤、痛苦、兴奋、抑郁。你沿着自己内心的通道一阶一阶往下走,然后你看见孤独这个孩子,正坚定地站在空荡荡的地板上,回头看你。温尼科特说,一个人在长大的过程里面,不断地和周围的环境建立关系,在和妈妈的关系中、和家庭的关系中、和社会的关系中,不断地整合、确认自己的存在。人有那么些日子不再感受到孤独——你有朋友,有家人,有社会,有你的社会身份……你几乎都知道自己是谁了!而当年老的时候,你慢慢能够看清之前这一切不过是个幻象,你回归到婴儿时候的状态——无力感回归,你重新回到那个真正孤独的位置上。唯一的区别是,你开始接纳这种无力感,你能够放手,能够去迎接死亡。这么讲起来颇有点儿消极的意味。至少我每次谈起这个来,朋友总说,你为什么不能积极一点呢?尤其……你是个心理咨询师呢!

很快王倩的父亲王局长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恋爱,他要为女儿把把脉,他提出要见见这个小伙子。王倩在qq里告诉了张宇,张宇明白这是老丈人在考察自己,他们约定见面的时间地点。

曾小乔瞪他:“不是跳河溺水吗?不是昏迷不醒吗?碰到我神医曾小乔什么问题都没了吧?”

专业点评

2000个小时的案例经验,千万次陌生人的求助或倾诉,“简单心理”创始人、当红心理咨询师、85后精英简里里首部心理故事力作。《你是一切的答案》送给那些为孤独而不安、为黑暗而恐慌、为复杂的人际关系而烦恼、为迷茫的前景而不知如何选择的人。

张宇一身休闲的穿戴,显得精明干练。看到张宇的第一眼,王局长就喜欢了他,他感觉到这小伙子浑身充满了一股从容淡定的气质。张宇给王局长的杯里加满了水。聊起了北方的雾霾,聊起了钓鱼岛……王局长慢慢把话题引到张宇的家里。王局长喝了一口水问起了张宇,你家里都有什么人?都是做什么工作的?张宇说:“我们家在农村,奶奶爷爷在家干活,我父母在城里打工。”张宇说完,王局长说:“王倩,咱们走吧!”张宇说:“王伯伯,吃了饭再走吧!”张宇说这话眼睛望着王倩,很显然是希望他爸爸留下来。

宁致远早已佩服她到五体投地,作委屈状:“曾小乔,那我这不是为了追你嘛!想请你吃饭,你却拿出韩硕这一无敌挡箭牌,想向你告白,却被你反咬一口。后来,我想了好久,碰到你这样的高手,不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显示不出我情商之高!为了制造一个和你单独相处的机会,我决定用这招——起死回生!”

“爸爸……”王倩刚想说什么,王局长上前握住张宇的手说,小伙子,就这样吧,我们走了。

“是装死吓人吧!”

晚上,张宇在qq里问王倩,你老爸考察有结果了吗?王倩打出很奇特的符号,张宇不解,追问王倩,你老爸相中了我吗?王倩在qq号上,说:“老爸不同意。”张宇打出了疑惑不解的符号,问,为什么?王倩说:“我老爸没说原因。”张宇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张宇用手机拨通王倩的电话,张宇说:“王倩让你爸爸接电话。”张宇开门见山,王伯伯,我想娶王倩!王局长说:“小伙子,你是很好的青年。我很喜欢你。可是我家王倩已经有男朋友了。”

“随便你怎么说!”宁致远正色道,“曾小乔同学,你是否愿意做宁致远的女朋友?无论他是无聊还是无耻还是无惧你都将不离不弃挺他到底?”

张宇挂了电话,紧接着又打给王倩打电话,王倩,你真的有男朋友吗?王倩嗫嚅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我爸爸要我和区长的儿子定亲。张宇说:“这是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王倩说:“我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电话那头王倩在哭泣。张宇说:“为什么,你爸爸不是说很喜欢我吗?”张宇还是不明白。副区长的儿子……副区长的儿子……张宇想了半天,似乎有点明白了,王局长要盘踞区长这颗大树。张宇说:“你把电话给你爸爸,我要告诉他……”张宇说完这句话,突然想到自己的父亲马上改变了主意,算啦,不说啦……王倩说,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张宇说,可以呀,记住你结婚时要给我发请柬。

“宁致远,我可是有老公的人,虽然你也是玉树临风,但作为中华儿女,从一而终是道德。”

张宇和王倩的恋情,就这样在王局长的安排下画上了句号。但王倩和张宇仍然是朋友。王倩嫁给区长的儿子,婚礼选在市里最豪华的迎宾大酒店举行。王局长特请了市里县里的政要名流参加,市长也到场为这对新人证婚。张宇很荣幸地被王倩聘请做伴郎。

“嘿嘿,我若有证据证明韩硕和你并非夫妻关系,又当如何?”

当王局长和市长握手时,刚好张宇走过,市长叫住张宇,儿子,你怎也来啦?接着市长指着王局长说,怎么你们认识?“爸,我和王局长早就认识。”张宇边说整理了胸前的领带。你们……王局长瞪圆了眼睛,接着要拍快要秃顶的脑门。

“哦?那就给你个机会咯!”

当王倩知道张宇是市长的儿子时,很不解地说,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当着我爸爸的面你为什么不说呢?张宇说,是呀,我当时为什么不说呢?

宁致远拿起身边的包,把电脑拿出来,播放了一段录音,是她和韩硕的对话。

其实,张宇那天要王倩把电话给她爸时,突然改变的原因是张宇想起父亲说过的话:哪天我带你到副省长家走一趟。他家有个比你小两岁的漂亮女儿……

“哥,你就帮我整整宁致远那家伙呗!”

“你喜欢人家还整他?”

“好玩呗!谁让他害我患得患失,我就要让他受苦受难。”

“我是有道德的人,我不去!”

“哥······”

韩硕和曾小乔是兄妹,哥从母姓,她从父姓。两人的确是青梅竹马你侬我侬,但奈何骨肉亲情,不惨杂任何爱情,不过帅气的大哥常常被他用做挡箭牌,她也常常帮大哥出马赶走无数倒贴小三。

曾小乔若出来晾一晾,惹无数小三眼红跳墙。

“你把斌哥的奥迪也借来吧!”

“干嘛?”

“加重戏码,特效镜头!”

······

“你怎么会有这段录音?”

“韩硕给我的!”

“我哥?怎么可能?他胳膊肘往外拐?”

母庸置疑,韩硕肯定被曾小乔从内到外从头到脚狠批了一顿,可是,至少小妹认清了事实和现状,他还撮合成了举世无双的这一对,也算是功德圆满,可以功成身退了。

他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曾小乔同学是个太过聪明又贪玩的家伙,从小到大可把他给折腾坏了,想着今后有人能替他接管这烫手的山芋,他巴不得拱手相让立即退休呢。可曾小乔就爱往死里玩,韩硕看着你这样一路走来,这家伙也算是心脏强壮百折不挠了,正好配上小乔这只小魔女,凭他的功夫和定力,搞不好还能让小魔女回头是岸立地成他女朋友。

只是,曾小乔攻势太猛,宁致远火力不够。他只能亲自上阵当一回男版红娘了。

“宁致远,你也太没出息了,你搞不定我就跳河自杀呀?”

“不关我事!”

明明不关他事。当初韩硕找到他,把这些录音资料交给他的时候,韩硕忽然说,演戏也要演的逼真一点,他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被某人狠狠一推,身体失去平衡,他就掉进旁边的荷花池了。

碰到这对兄妹,真是他上辈子欠他们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