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南宫向南试着推测了一下对南宫乐

摘要: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

摘要:
公主,王子你们,你们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大叔,你谁丫,这是哪里丫,你怎么穿着古装丫,演戏??南宫乐瑶一大堆的问题在看到一个看起来很是老的爷爷级别的人物就跳出来了。南宫向南试着推测了一下对南宫乐

摘要: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索性就躺在窗户旁边的沙发睡下了,外面是雨打芭蕉。就在他刚刚睡下的时候,他梦见了自己在一场激烈的枪战中。忽然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电话那头是司徒处长;“南宫啊,你赶快带着你总务处的兄弟们去灞上镇,记得每人至少两把冲锋枪和一把手枪以及六七颗手雷,去支援卓阿鲁去,到哪里,一切听从卓队长安排。”

“公主,王子…你们,你们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图片 1

南宫鹰一听这装备——三枪六弹,自知问题重大。自然不敢怠慢,立马带领二十来号兄弟向郢中出发。在路上,他的司机诺威对他说:“哥啊,这路要是非常平整,道路宽阔而且畅通,我们我敢打包票,我们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灞上。”南宫鹰并没有回答,只是疑惑地看着这个道路上同时行驶的军方的车队。虽然他没有过多的问司徒处长,但是他一看就明白,这次事件非同一般。南宫鹰自己有自己的原则就是:服从命令,不该问的不问。他也清楚,自己是外来的,在司徒的眼里他至多就是个备胎。关键还是卓队长,不过,他也很享受这样的情况,备胎永远不会冲锋陷阵,只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力挽狂澜。当然,作为领导,也不会第一时间考虑他,但是,第一时间之后不得不考虑他。关键是自己:态度决定一切。

“大叔,你谁丫,这是哪里丫,你怎么穿着古装丫,演戏??”南宫乐瑶一大堆的问题在看到一个看起来很是老的爷爷级别的人物就跳出来了。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当他准时到达灞上镇的时候,卓阿鲁在镇上迎接他:“你来的太是时候了,一切都靠你的枪杆子了。”南宫鹰笑道:“为兄弟两肋插刀吗。”卓队长答道“这次情况非同一般,搞不好,我们两个人,三百多斤都要交代到这里。”南宫鹰嬉笑道;“我听李元芳常常讲,如果你喜欢一个姑娘,但是那个姑娘根本不喜欢你,可惜,那个姑娘有困难了,你难道不帮她吗?如果经常和你玩的很好的朋友已经成为兄弟了,突然有难处了,你难道不帮吗?如果一个人突然落水了,恰好你又有游泳的能力并且路过,你难道不帮吗?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做人啊,不要戾气太重,我佛慈悲吗。”停了停,南宫鹰继续说道;“一个人处在艰辛万苦的时候,也就是那么一两回,人生在世也是那么几十年,现在不帮,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南宫向南试着推测了一下对南宫乐瑶小声的说“大概是我们穿越到哪个王子和公主身上了。而他们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不醒了。我们先装失忆。什么都别管。”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学甚少,读书颇多,浪迹十年,终是幼稚,生活白痴,幻想达人。闲读红楼为趣,倦聆古筝怡情。文风无定,时嗔时喜,烟火与婉约并进,犀利伴温柔同行。2008年开始创作,已出版作品《愿得一人白首不相离》《一轮圆月耀天心》《长相思不相忘》《总有一首诗,让你相信地老天荒》《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等。

卓阿鲁听罢,长叹一声“你呀,真能扯。”南宫鹰听罢“呵呵。”

“公主,您这是怎么了丫。就算您和王子昏睡了一千年。您也不至于不记得我们吧。难道是他对您下的咒还没消失???”尹乔惊讶。

编辑推荐

南宫向南慢慢开口,因为他本就是A大女生心中的王子所以自然有王子泛“你这么说,我们是被人下了咒,才昏睡了一千年,现在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

南宫向南偷偷的向南宫乐瑶眨眨眼。南宫乐瑶也配合“对的,我们昏睡了一千年。让我们错过了很多事,很多人。你和我们说说现在的外面吧。”

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尹乔一时半会儿还没从王子和公主醒来的惊喜中反应过来“是是是,瞧我,我带您去白羽宫。”

内容提要

大唐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倾流觞,唐诗却蜿蜒着中华文脉最大的一枝分流。五千年文明过眼,唐诗是其中的一朵奇葩。千年历史如烟,大唐始终闪耀着独特的风华。初唐的朝气满溢,盛唐的风逸丰美,中唐的绮丽华美,晚唐的余韵悠悠。一首首文采斐然的诗作,一众鲜明恣意的诗人。本书分别选取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共四十余首唐诗,加以解析和阐释,顺应年代脉络,讲述历史风云,带领当代读者领略一个不一样的唐朝,感受那个年代另类的波涛汹涌,还原真实的大唐百态民生。

“白羽???”尹乔边走边介绍着。原来这是妖界,南宫向南和南宫乐瑶现在的身份是妖王之子,并且取名为男的是熙羽,女的叫白翩翩。为什么会昏睡一千年呢。那是因为一千年的某一天有个号称幽谷仙人的跑到怀有身孕的妖后白羽面前说了三句话“你会生出俩狐狸,一只九尾,一只七彩。双狐现,天下乱。得双狐者,必得天下。”就因为这三句话,在白羽生出俩狐狸的时候,有个妖前来夺取。白羽带着刚生完孩子的虚弱的身体拼死救下俩小狐狸。然后妖王翩若在失去妖后时,感觉天都塌了。而后又遭人偷袭身受重伤。被幽谷仙人所救,仙人内疚因为自己的话而害死妖后。于是过了五百年后,因为某种原因将俩狐狸封印。还许诺等俩狐狸醒便受为徒。

章节试读

上官家族和大唐李家渊源很深,并且很长,从上官仪到上官婉儿。上官仪的父亲是隋朝的将领,隋末年,宇文化及在扬州起兵造反,将上官仪的父亲,上官宏杀死,上官仪因为年幼,躲在破庙里,才得以保全性命。可以说,在改朝换代的历史瞬间,他是饱尝了人生冷暖、颠沛流离的。隋朝末年,炀帝大兴土木,荒淫无道,整天搂着美人在床榻上晃悠。一个家庭如果有这么一个人,那他顶多是个败类;如果一个企业有这么一个领导,你可以选择跳槽,让人生重新洗牌;可是,国家首脑成了这样的人,遭殃的,却是百姓。于是,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盗匪横行,到处造反。著名的瓦岗寨,就是这时候兴起来的。而李渊就是这些造反派中的佼佼者,起兵之后,一个王朝很快易主李姓。大唐初建,处处都是希望。上官仪也结束了逃亡的日子,英姿勃发,准备科举考试。历代的文人,都不甘于做个本分的文人,仕途才是最终的选择。因为文人都没办法养家,不能写作换稿费,经商也被人瞧不起。做公务员就不一样了,不但地位高,工资高,家族也跟着扬眉吐气。上官仪又不同于草根秀才,他是沦落在民间的落难公子,通过仕途重拾家族尊严和面子是唯一途径。但是科举并没有那么容易。唐初,一切都百废待兴,科举制度也并不完善:没有殿试,以文为主,但不局限,诗词歌赋甚至算术都考。没有殿试,也就没有状元榜眼探花这些说法。唐代读书人是很尊贵的,只有贵族和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有机会读书,因为笔墨纸砚都很贵,尤其是书,贵得离谱,几乎就是奢侈品,平民百姓买不起。科举制度又不完善,考的知识很杂,就算一个孩子从十岁开始读书的话,也不一定能样样都学精。而且每次考试,考生们都需要长途跋涉,甚至背井离乡,生病寂寞凄凉,一路荒寒,却不一定考得中。在唯有读书高的年代,人们这样形容科举:五十少进士。也就是说,五十能考上进士的话,就算年轻了,所以,才有范进中举的疯癫,蒲松龄一生无数次的考取不中,一直到垂垂老矣。在考生里面,上官仪是有优势的,他小时候家境好,得以系统读书,后来流落,吃了许多苦,更是刺激了上进心。所以,志在必得。古人喜欢说:一举成名天下知,说的大概就是上官仪这样的青年才俊,家世良好,才华了得,又年轻。上官仪这次考的是第三名,太宗皇帝御笔钦点,做了弘文馆直学士。唐太宗喜欢上官仪。据说每次国宴,都要指定他陪在身边,所以,上官仪步步高升,成了最年轻的宠臣,风光一时无限。终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了宰相,权倾朝野了。《论语》中有一段话。子张问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南怀瑾大师解释的所谓五美:施惠于民却不必耗费钱财;使用民力却不会招致怨恨;满足欲望却不贪婪;地位安稳却不骄横;有威信却不刚猛。上官仪后来犯的,便是威信和刚猛并存之罪——他居然在武则天开始攀爬至权力顶峰的时候,帮高宗起草废后诏书!武则天是怎么当上皇后的?脚下的尸骨能堆成山,鲜血能流成河,她怎么会如此轻易撒手!所以,上官仪的命运,在提起笔那一刻,已经注定了。

专业点评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相关文章